首页 > 网络新闻 > 游戏新闻 > 正文

回家吧老公,我真不该迷失在QQ农场里。

时间:2010-05-04 08:23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也许是因为太内疚,心理压力太大吧,前几天,我病了。他得知后,立即赶过来,买菜,做饭、带孩子、陪我去医院。“常凛,我们复婚吧!”

前晚,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我起床煮面。他听到响声,从客房出来,看见我,立即说:“快进去,刚好点,别又病了。”当他端着一碗面走进卧室时,我说出了久藏在心口的那句话。“吃完了碗放着,我来洗!”说完,他转身离开,也转开了我的问题。

我知道,我伤他太深,我应该受到惩罚,但他何苦这样折磨自己呢!如果他重新找到幸福,我一定祝福他,可他明明放不下我!

关爱家人,创造河蟹社会。

这天晚上,老公常凛又一次彻夜未归,无法入睡的我,便跑到好友大嘴蛙的QQ农场里偷菜。大嘴蛙是我好友的同学,我从未见过他。我发现,他农场的菜总是半夜成熟,可他从来没有准时收割过,所以每次“光顾”他的农场,都收获不菲。

不料那晚,他突然上线了,正在偷挖胡萝卜的我被抓了个正着。“终于逮着你了!”他很得意。“不会吧,偷几根萝卜也值得半夜守着!”“就几根萝卜吗?呵呵,别告诉我这一个多月来打劫的不是你!”

聊过几句后,他突然说:“你很寂寞吧,我们聊聊天吧!”“为什么这么说?”我诧异地问。“女人都很注重养颜的,半夜偷菜,一定是寂寞的!”

没想到,隔着冰冷的网络,他竟看穿了我。

此后,只要常凛不回家,我都会和大嘴蛙聊天。两周后,大嘴蛙约我见面。为了慎重起见,我将地点定在星巴克。

那天,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他端着咖啡杯,斜靠在沙发上,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我。“笑什么?”我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他起身,拉住我的手,说:“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大嘴蛙带我来到苏荷。我第一次到这种说话需要大声喊的地方,他给我斟满酒,说:“其实除了偷菜,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安抚寂寞的心灵!”

他捏住我的手,我想抽回,却被他带到了舞池。我不会跳舞,他却带得很好,惑人的乐声中,当两具身躯紧紧地贴在一起时,我的心似乎要跳出胸腔。

午夜,他彬彬有礼地送我回家,极为绅士地与我挥手道别。

第一次,我彻夜未眠,却不是因为常凛的晚归!

偷心

认识大嘴蛙那年,我29岁,已婚,女儿6岁,职业是家庭主妇。丈夫常凛大我10岁,感情专一,成熟稳重,事业有成,是典型的好丈夫好父亲。如果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上进心太强。

认识他时,我刚大学毕业,而他已是急着结婚的年龄。因他对我太好,条件也太好,几乎没什么犹豫,走出大学校门不久的我直接走进婚姻殿堂。

人生路上,常凛像一棵大树,为我遮风挡雨,当别人为工作、为房子发愁时,我已住进复式楼,以奥迪代步了。陪孩子玩,收拾房屋,购物、旅游、上美容院、健身房,起初,这样的日子,我过得很舒心。

可女儿读小学后,常凛与人合伙投资做生意,变得越来越忙,时常深夜才回家,偶尔回来早一点,也会连连称累,倒头便睡。我很郁闷,可我又不敢跟任何人倾诉,怕人说我是不知足,难耐寂寞的女人。

我的睡眠质量也变得越来越差,他不回家,我便睡不着。为了等他,我百无聊赖,学会了玩各种网络游戏,也学会了“偷菜”!不想,“偷菜”却偷出了一段情。

大嘴蛙的真名叫祥凯,29岁,单身,打理自家的生意。

那次见面后,我像一个未婚少女般,进入热恋的状态。每天,祥凯都会给我发些脸红心跳的短信,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偷偷溜出去和祥凯见面。

祥凯知道我有家庭,但他不介意,他说:“宓兰,我不会逼你离婚,但你要遵从自己的心,仔细听听自己的心在说什么。”

祥凯会背着我走台阶,突然变出一束花送我。一天,我说想吃正宗的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他竟开车去长沙买来……这样的浪漫是我的丈夫从未给过的,渐渐地,我的心偏向了祥凯。

惊变

一天,祥凯兴奋地给我打电话,说他抽中了两张温泉的门票,这份幸运要与我一起分享。

那一刻,我没有拒绝的力气!当晚,我对丈夫撒了谎说要参加同学聚会,丈夫没有起疑,答应了。第二天,丈夫走后,我犹豫再三,还是出门了。

温泉水滑,心神摇曳。回程时,祥凯直接将车开往他家。

也许是寂寞太久,也许是干渴太久,那个黄昏,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终究发生了。

起身时,我已后悔。

祥凯一眼看穿我的心。他说:“宓兰,你不要想多了,以前我没逼你离婚,但现在,我希望你尽快做出选择。”

心中,常凛和祥凯都有位置,我不知孰轻孰重,可身体已经背叛了常凛,我就无法继续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了。

正踌躇不决时,祥凯的前女友打来电话。听声音,她很年轻。她嚣张地说:“当初,祥凯是和我分手后受了刺激,才会和你玩姐弟恋的,现在,我们和好了。祥凯不好意思对你说,你就识趣一点,自动退出吧!”

祥凯和前女友的事我略知一二,那女孩才21岁,很喜欢玩,玩嗨了就会失去分寸,两人为此经常发生争执。一日,当祥凯看见她和别的男人贴面跳舞时,愤而提出分手。也正因如此,那段时间,他才会失眠,才会半夜上网,才会与我相识。

我打祥凯的手机,他却不接。只发来一条短信:“对不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终日浑浑噩噩的。我痛恨祥凯,更痛恨自己。当丈夫察觉出我的异常,问我发生什么事时。我哭着向他坦白了一切。

潜意识里,我觉得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我希望放下所有的欺骗,重新去爱常凛,开始新的生活。

我以为常凛会原谅我,这些年,家中无论大小事,他都是依着我的。不想,震怒之后,他坚决提出离婚,不顾我的苦苦哀求。

我们离婚了,房产归我,存款归他,孩子的监护权归我。

那段日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我一度精神崩溃,甚至割腕自杀过,但女儿的哭声惊醒了我。

最终,我振作起来,为了忘记过去的一切,我重新上班了,工作辛苦,收入不高,但我却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充实的快乐。

因为女儿,我和常凛时有联系,他在言语上充满了对我的怨恨,时常带年轻漂亮的女孩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他过着极其放任的荒唐生活,但我已失去了规劝的资格。

折磨

去年底,我得知常凛的生意出现问题,而他的资金也因赌球、赌钱、玩女人而出现亏空了。将近半个月,他没有来看女儿,没有带年轻女孩来我面前炫耀。

当我接到他朋友的电话找到他时,他正醉倒在朋友家里,脸色铁青,下巴上满是胡茬。那一刻,我的眼泪像泄洪的江水喷薄而出。守了他三个多小时,他终于醒了,看见我,他将脸扭向一边。“跟我回去吧,别打扰了别人休息!”

他跟着我回家了,熟睡的女儿听到他的声音竟醒了,大声喊着:“爸爸,爸爸!”

当常凛亲她时,女儿抱怨道:“爸爸的胡子真扎人!”

将女儿哄睡后,我拿出常凛没有带走的刮胡刀、剃须泡沫,静静地给他刮胡子。他脸色变了变,但没有拒绝。“好了,你看看,多精神,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未婚呢!”“我本来就未婚!”

我后悔不已,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被我一句话打乱了。

给他倒上一杯蜂蜜水后,我从抽屉里拿出房产证、土地证。我说:“我帮不上你什么,这套房子还值些钱,你拿去抵押吧,反正也是你挣的。贝贝的抚养费你暂时不用给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占便宜的,等你以后赚了,付双倍利息!”“谢谢!”拿过证件,常凛只说了这两个字。

那之后,常凛振作起来,听人说,他每日操劳到凌晨,清晨就起床跑步,然后上班,每日睡眠仅5小时。

怕他身体受不了,我劝他搬回来住,我和女儿住楼上,他住楼下,这样他至少每天有碗热汤喝。可他却说:“算了,不方便!”继续蜗居在出租房里。

4月初,他将房产证、土地证还给了我,另给了我10万元,说是利息和贝贝的生活费。我说:“我不需要钱,你拿回去吧,做生意需要周转的。”

他说:“别把我看得这么没用!”

沉默一会后,我说:“你该有一个家了,找一个爱你的女人结婚吧。”

他说:“我不会再婚了,就这么过吧,赚的钱以后都留给贝贝!”


标签:QQ农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