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新闻 > 腾讯新闻 > 如何看待朋友圈疯狂转发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如何看待朋友圈疯狂转发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时间:2016-12-05 10:02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请大家秉承一个原则,我不确定的事情我不转。
 
他们消费弱者,消费善良的人,消费自己的爱人,甚至可以消费自己尚在病痛中的儿女和父母。他们底线在哪里,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可以为了利益而可以不择手段的?
 
而质疑的声音,所存在的必要之处在于,给那些会哭的孩子一个耳光,这或许不会让他们永远的闭嘴,但至少会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并不软弱且好骗。
 
你或许哭声嘹亮,也或许咬住奶瓶的牙齿锋利,但在你贪婪的求索奶香之际,也会有一双铁手,时刻会给你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或许并不响亮,但一定会足够疼。
 
我保证。
 
 
正文
 
几天来,罗尔事件在全网持续发酵,仅仅在知乎这个问题下面,截至此时已经有3138个答案。这个答案,在这个热点刚刚沸腾起来的两天前我就想写出来,为什么拖到现在,原因并不是“我不想消费这一热点”这般的高风亮节。事实是,我不想被噪音所挟持,也不想跟风质疑,我只想以这个事件为切口,把混迹广告圈多年来一直想表达的想法,尽量冷静客观的说给你们。
 
所以说,这个答案下我表达的一切,无论形式如何,都不是为了质疑该事件本身。
 
罗尔为其女卖文筹款这件事情,事到如今,除非其本人能站出来正面回应所有质疑,否则我们已经没办法得出一个确凿的事实真相。但坦率的说,仅仅作为我本人,对于该事件我根本不需要事实真相,我只想问两个问题:
 
1.罗尔先生,你是否如你所说的,完全没有能力支付女儿的病款,所以才卖文求财?
 
2.罗尔先生,我假设你在几篇文章里所说的关于女儿医药费无力支付的一切全部属实,那么之后甚嚣尘上的这一切,是不是一次营销事件?你和你背后的影子搭档们,在为女儿筹款这一目的之外,有没有其他的获利意图?
 
我把这两个问题拍在这儿,同时附上我的,及其“不负责任”的主观结论:
 
1.我猜想,罗尔先生在女儿生病这件事情上,一定没有像这个国家里无数个求医无钱的凄惨故事一样,被逼到了山穷水尽之地。
 
2.我猜想,这断然是一个顶着“为女治病感动天地”,背后有着其他获利意图的营销事件。
 
如果事件有反转,可以证明我被这两个问题打脸,那么我将删文,并在我所有发声平台道歉。
 
但如果事件如我及全网大部分质疑声所言,那么我想对罗尔先生说的是,在女儿病重之际,你对其病情的消费,和你在文章中的所有嘴脸和所有的谎言,都让你,枉为人父。
 
 
关于这个事件本身,我还有几句话想说。我同意在此类事件汹涌而来时,一个常规的发展情况是“跟风,质疑,跟风质疑”,当我了解了该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我也会拷问那个愤怒的自己,是不是被廉价的正义感所挟持而产生了刻奇心理?或者说在社交平台上撰文,是不是为了图谋二次消费,并从中获利?
 
如果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同罗尔先生和跟风行善者们,无论从智商还是道德上,我都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十几年前我的价值观刚刚凝结时,有两件事情便成为了我价值观的底色:
 
1.做一个正直的人。
2.永远不做别人的枪口。
 
所以,当罗尔先生在其文章里提到“其他无钱治病的人”并试图站到其阵营中以赚取大家同情心的时候,我的确非常愤怒,但在十几年“克己和自省”的宝贵品质下,我依然保持着足够的克制。
 
我的结论是,人类拥有的社会属性,导致其拥有跟风行善、跟风质疑等需求,作为我个人,我绝不会因为因为“狼来了”或者被贬损为跟风行善,而放弃行善,也不会因为碍于被质疑成跟风质疑,而放弃质疑。
 
 
下面我想从施善者和被施善者两个角度谈一谈我的想法。
 
1.施善者
 
前一阵子刚刚入冬的时候,有一次我太太辗转得知,她的一个十几年没见的小学同学得了很严重的肾病,这个得病的同学家境很一般,和他相熟的几个同学自发的为他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帮助。当我太太得知这个消息后,心情很低落,跟我回忆了很多他们童年的趣事,她说如果不是因为他得病甚至命不久矣,她甚至都想不起来这个小的时候一头天生黄发的同学。
 
出于对老同学的关怀之情,我太太托其他同学为他捎了一点心意,她说这样其实是图自己的一点心安。
 
的确,作为一个施善者,施善固然是初衷,但我必须承认,让自己内心安宁才是真正的心理诉求。
 
2.被施善者
 
同样是前一阵子,我姥姥在家里摔倒,作为一个年近90的老人,意外的却又情理之中的大腿骨折。问诊住院手术,中间的心焦之处不表了。我想说的是,在这件事情中,我和我家人的做法。
 
首先,虽然手术是一笔大费用,说起来和罗尔先生为其女就医目前的花费也相差不到哪里去,但是家里能够支付这笔费用,所以断然不会去求别人。
 
其次,我的家庭始终都有这样一个规矩,尽量不去麻烦别人。姥姥摔倒正值我新婚第二天,婚礼上很多亲友前来帮忙,婚后我和我的父母想着要在婚礼后关照下这些亲友,但姥姥猝不及防的生病入院,让我们无暇顾及,所以父母和我不得已的,告知了一些亲友这一噩耗,但坚决没有透露所住的医院。
 
这是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这些至亲至朋的关切之情,但的确不想麻烦别人前来看望,在我的家庭观念中,这是在给别人添麻烦。
 
所以,作为一个处在困难中的人,首先我们能够理解并同时感念那些善良的关爱我们的人,他们的善意,但是只要是没有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一个体面的人,坚决不会接受别人的赠与。一个体面和懂得感恩的人,他们会心领别人的善意和关怀,同时选择尽量自己去处理困境。
 
 
重复一次,一个体面的、有尊严的人,在没有山穷水尽之前,断然不会去指望别人的救助,我们可以感念来自他人的善意,但是肩膀上的困境,还是我们自己来扛吧。
 
 
最后,我想借这个事件,说一说我混迹广告圈这几年下来,内心一直想说的话。
 
我之前有一个同事,是一个事件营销的灵魂猎手,营销嗅觉非常敏锐,一开始共事的时候我就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任何一个热点事件,都会被他做成一个营销策划,甚至有些明显是在消费弱者的行为,也会被他纳入考虑。
 
后来他离开公司去创业,有一次他和我微信,说想和相恋多年的女朋友求婚,打算租下中关村那边的一面巨屏,搞一个大新闻,借势为自己的创业项目营销一次。
 
坦率的说,那一刻我感到由衷的恶心。
 
他顶着真爱至上的名义,里子上却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营销,这样的人让我不屑而恐惧,不屑是在于我对于他做法的不齿,恐惧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人?
 
他们消费弱者,消费善良的人,消费自己的爱人,甚至可以消费自己尚在病痛中的儿女和父母。他们底线在哪里,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可以为了利益而可以不择手段的?
 
我可以非常负责的说,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或者说拥有这样能力的人,非常非常多。
 
的确,人都趋利,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一个人的底线就显得非常非常重要。
 
一个有底线的人,即便金山银海在面前,他也清楚的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草菅人命的事儿,即便他这一次不做,下一次不做,利益冲破了他头顶之日,也是他灵魂永堕地狱之时。
 
我们仅仅说类似“罗尔救女”的事件,在这当中,受害最多的并不是那些被欺骗的施善者。坦率的说,作为一个精英论的坚决拥趸,我对于庸众的道德感和智力,从来都没有什么信心。他们是这个在这个世界的黑暗秩序中诞生的野蛮森林里的小白兔,他们被牵着鼻子走,被带过森林、泥沼、阳光、沙滩,最终被带入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深坑。
 
最糟糕的事情并不是他们自己落尽陷阱,而是他们已经身陷囹圄,却还转身招呼后来者,以为自己走的是一条光明之途。
 
所以,无论是之前的童瑶事件,还是这次的罗尔事件,每一个通过转发和点赞为其推波助澜的人,你们或许无知,但你们都在作恶。
 
同时,更令人遗憾的事情是,类似的事件永远都不会结束,圣母的G点,永远是骗子的战场。
 
所以,即便是跟风,我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可以保持质疑的声音。
 
类似的事件中,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以及刚刚建立的良性秩序。
 
一个理想但却寡淡的社会秩序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刚刚好的物质保障,既不能奢侈挥霍,也不会饥困潦倒。这样一个严格的社会秩序可能永远不会实现,就算实现了我们也不会喜欢。
 
但是。
 
在捐赠这件事情中,我们却应该努力实现这样的秩序。
 
而目前的现实是,此后还会有更多的类似事件发生,没有任何底线去收割钱财和善意。事件的操纵人,将以无尽的狡诈和道德沦丧,绕过合法合理的程序,为其真正的意图进行牟利。
 
不光是在过去,也不只是现在,即便在千百年后的未来,会哭的孩子一定会有奶喝。
 
而像我们一样的质疑的声音,所存在的必要之处在于,给那些会哭的孩子一个耳光,这或许不会让他们永远的闭嘴,但至少会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并不软弱且好骗。
 
你或许哭声嘹亮,也或许咬住奶瓶的牙齿锋利,但在你贪婪的求索奶香之际,也会有一双铁手,时刻会给你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或许并不响亮,但一定会足够疼。
 
我保证。
 
 
最后的最后,我想谈一谈对于文章赞赏的看法。
 
我自己也有一个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每天也会收到支持者的赞赏。
 
如果在赞赏金额和赞赏数量上去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赞赏数量。
 
这是因为,我写文章,固然自己爱好是最大的驱动力,但能够获得支持者的喜欢,也是我一直写作的驱动力之一。
 
我的每一篇文章发布后,我都会关注其阅读量,点赞量,转发量,关注增长量,以及赞赏数量。
 
赞赏数量对于我的重要之处,并不在于我可以从中受益多少钱,而在于有多骚人原因为我的作品而支付费用。这无论从个人成就感,还是商业价值的探索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同时,我的一个原则是,无功不受禄。
 
正是由于这一原则,我和我的赞赏者之间始终是平等的,我写出好的作品,你自愿为我的作品本身支付费用,你我都体面。
 
我不能容忍自己在赞赏这件事情上,进行欺骗或者乞讨。
 
所以,我的赞赏栏永远都不会出现“写文章不易,请打赏”、“熬夜辛苦,请打赏”等卖萌、低三下四或者道德绑架等嘴脸。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丢不起这个人。
 
 
最后,依然是我的微信公众平台的,体面的推广。
 

标签: 朋友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