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三月,你好!

时间:2011-03-04 16:20 作者:GaoHe 我要评论

这些地方使人想不到什么超验的东西,没有什么东西能勾起人的回忆,引来对未来的遐想。一句话,思想在这里是不可能存在的。
——《渴望西行》

清晨的时候想起一月份的一天夜里,火车穿过林海的时候,我昏昏欲睡,前方的路在丛林中看不到头,找不到终点。必须承认的是,我现在处在了一种类似的说不清的状态之中,开始有些许的迷惘,尚未想清楚自己的处境。前些日子,挂起MSN,与小饭聊天说,若是人敏于乱,何来闲清?小饭笑,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这些年来,拖着所谓的理想,心态却像奔赴刑场一般,有些不甘心、不情愿,甚至是恋世。经过了对直接经验的筛选与建构,其实早早地便在心里下了定论,此生若不如此,又有何枉?对于终点的期待,渐渐消亡,像接受商业一样接受我未尽的想像,但这绝不是妥协。

妥协是一种危险的行径,它让你低下头去,人云亦云,鲁迅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不道德,恰好我也是这样想的。

杭州的春天,来了,料峭的倒春寒伴着朋友彩信里的梅花瓣一起到来。他说:“在杭州真好,时时有花伴。”聊以心情,无可复慰。大概是这花点触动了些年轻的味道,所以世界也跟着年轻起来,像黑泽明的电影一样,看起来,总是年轻,无需岁月沉淀,它们历经尘世迁徙,从未凋残。难怪黑泽明要对姿三四郎说:“我很喜欢乳臭未干的人。”而他雄心勃勃的创作心,也在这里。所以,会作梦就总是年轻的。而美或恶,它们就像是感情与物质的两极一般,吐露着人性可悯的信息。

《机械师》是这样,《一路有你》也是如此。

前些天将《Flipped》看完了,这真是一部让人flipped的片子,当然,不只是因为里面那两个青梅竹马的小孩,还因为他们的父亲。

小男孩的父亲是一个曾经有过梦想的人,他代表着一类步入中产的中年人。由于物质或者其它的原因,他没有做他曾经想做的事情,而如今,有些小成功可言的时候,他又开始嫉妒那些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从他眼里投射出来的“我现在,已经不玩了……”将成为永世的遗憾,嘲讽着自己,也顺带着从嘴里跑出去。于是,他想极力控制一切,控制这个家庭的走向,以及家庭成员的兴趣,包括在食物上。但是,当他的女儿反叛时,骂他“you are an asshole”的时候,那种梦想不再而又无力去面对的对自己的讽刺感开始急剧增强的时候,他只能说:“How dare you speak to your dad like that.”

小女孩的父亲是个画家,却有着极其世俗的生活。由于没有房产权,也没有钱,他便拒绝修理庭院,但在他的女儿受到嘲讽之后,他又感到愧疚。对自己能力的不肯定,以及不堪重负的压力在饭桌上蔓延开来。我理解的是,当我们生气的时候,常常不是因为别人,而正是因为我们自己。无法达到预期,无法满足亲人,无法……所以,这个时候,亲情的力量占据了重要的部分。每一刻,我都在提醒自己,这个世界俗不可耐,而所谓俗也不过是将它与自己心目中的“高雅”作对比罢了。我倒宁愿将它们认作“多样”,而非“雅俗”,坐在高楼里考究的桌椅前“凤凰三点头”的人们又怎会懂得闲在街边藤椅上大口喝盖碗茶的快乐?关键是在你的女儿失去“the most beautiful landscape”之后,你能不能帮她找回来。这个时候,我还真挺羡慕有个画家爸爸的她。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些不与人说的念头,“我的光阴嫁给了一个影子”,岁月流转,到了三月。

你好,三月。

又是一个好春季,虽说捧了一大把计划,但还是想抽出闲来出去晃荡一下。龙井茶树抽芽了,植物园的花开了,你还有什么理由逃避。快快放下《你好,忧愁》,跟我走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

热门文章

网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