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梅花旧梦 (散文诗)

时间:2012-02-09 10:04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1、踏雪寻梅,遇梅于湄。
化雪煮梅,与梅论梅,眉开眼笑,没完没了。
梅问:“何为媒?
以梅为媒。
世若无梅?
为梅植梅,终生爱梅;一念之来,九死不悔!

2、见到我,你宛若一朵古典素雅的梅花,恬静的注视我,默看默笑,面靥中斟满我的喜悦。
朱唇、皓齿和银铃般呵呵的笑,僾然鸟儿迎讶春天来临的歌唱。


3、你的眸子是水光潋滟的玉湖,瞳仁的倒影里有你有我。雨打桃花,泪散谁边?摒弃世俗的一切赘冗,八千里风暴,三万里雷霆,壮行的酒与鼓,伴我诉说对你的一腔情愫。


4、你的长发随风成瀑,嬗变成歌。“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的漂泊。无法停止我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著”。
月落乌啼,江枫渔火,对愁而眠的少年陪你唱千年。


5、当你从我瞳眸中渐行渐远的那一刻起,便有幽幽的思念计数殷殷的期许,不知不觉已是玉绳西斜,夜阑更深。这才猛然憬悟,你是化身万象的精灵——你在的时候你是一切,你不在的时候一切是你。与你相距一夜,夜长梦短;与你相聚一夜,夜短情长。


6、朔雪阴凝的日子,你的到来灿烂了无限的雪野。火一样的热情点亮了我失明的眼底。于烫伤的脚印中倾听关于你的故事:
家迢迢兮是何方,悲沦落兮伤衷肠;
携妹相依兮涉风霜,衰亲人兮不久长;
欲诉无言兮四顾苍茫,欲哭无泪兮心头苍凉!
世间的风雨砺炼了你刚毅的性格,苦难中淬火成飒爽桀傲的姑娘。
感谢,感谢泪水,把你泊到了我的身边,使我成为为你挡风的墙,让你飘泊倦了的美丽的影子从此有所依靠。

7、词韵窄,酒杯长。为了清晰的把你刻划,我醉在梦与清醒之间。依稀觉得唐诗中你与李贺一起长河饮马,扬鞭放牧大漠孤烟;关山涉雪,听惯天际碎鼓零钟!
我似乎又在宋词中见你坐在清照的蚱蜢舟中,担心载不动许多愁,见你在东篱下与黄花比瘦,独倚西楼。吟望久,念人千里,望断三秋。
梦乎?非梦。梦也!


8、我不是口中衔着玫瑰的那种浪漫情人,等待着一种完美;
我不是把梅花嵌入你秀发中的那种典雅儒士,烘托出一种温存。
我只是一个匠人,正如岁月无言,静静的雕琢着、描绘着、憧憬着……。红烛燃透夤夜,映出匠人心中的那朵梅花:她妩媚,因情真;她秀艳,因质纯;她有泪滴的装饰,富于灵韵;她有瞳眸的异彩,默述执著。
默默两情无语,缄默匠人的诺言:平平淡淡,清新诱人;无声无息,心心相印。


9、临高纵目,凝望夜的灵魂,孤独穿透我无助的双眸,侵入绵绵衰思。独倚树下,与其合为一体,泪珠的截面上反复演绎着昔日的风情。
夜已深,此时没有心跳,没有呼吸。风摆着我的手臂,告诉我上帝和我一样孤独无助。夜已寒,扯不住一丝星光。邀一盏萤火,爱人呀,可愿与我同飞共舞!天使的笑告诉我上帝妒红的眼;我告诉上帝,走出希望我哭红了眼。
梅开半面,重来万感。梅,你说你不敢再放出感情,是害怕欺骗与伤害而筑起的堡垒,还是对我的温柔拒绝?


10、夜如期与我对坐,仍是那样深沉、静谧。宛如昔日的你总是静静地听我说——我的一切。
情深、恨重、愁浓……
寻一种安慰,可那两指间的猩红却怎么也代替不了你那双似盈秋水的眼睛。升腾的烟雾,久不断,无风乱,纠缠我纠缠已久的思绪恣肆不羁。
我手中的笔是魔鬼中的君子,能写出纯真的你;遁甲天书也能悟透几分,能知你解你。可为什么,你谎言的禅理我却永参不透!


11、夜半,嘈杂缠耳,懵懂间念你再次入梦,含着笑。醒来,眸满泪花……。
忆往昔,在水之湄:蹙膝而坐,相视对频,款款深情,语笑吟吟。然而,黑色的鸦却以怎样的鸣叫掠走我的一切,抛落在壑谷,喑哑了一个幸福的声音。
少年因相信一彤红日的晨而坚守黑夜!


12、我徘徊于忧郁的诗行,无法涉过忘川。似乎一切都已成为习惯:想你的时候点支烟,难奈的时候找支笔,心痛的时候把自己溶入萧萧月色。
文字与纸和着泪水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研磨成厚厚的老茧   构筑成心房的堡垒。尽管风花雪月,穷冬烈风,我总能坚守这份冷漠——冷漠的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抬头望月,月明因潸潸泪洗;含笑听风,风柔怜幽幽声泣。
我想我是倦了,酣梦中喝着多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世纪传唱:有情还比无情苦!
醒来的时候,一切便在瞳眸的夏季坍塌。


13、没有你的日子,彳亍独行,形影相吊,唯有对影而言感受孤独时自己的那份深刻。
我明晰只有夜深知大恸无声的真涵,执著在希望所能企及的高度伫听寒声。今夜我再次被自己的深情感动,抓住时间的岁尾寻消问息,字在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后沉痛地砸在了纸上。然而,不详的地址把纯情再次无情的打落。情无限,泪如泉,怨泪一碎三断,溅入长空散作满天星子,有谁知?
信,落地铮然;心,落地铿然;希望,一片茫然……。


14、落叶成秋,秋心成愁。爱,通过每一根脉络,震动每一个感知的细胞,夹着心音传向指尖,奏出我对你的一腔情愫。然而曲未完,弦已断。无法面对,无法改变的是你冷漠的容颜。
我的灵魂被谁带走?旷野中的大喊唤之不回;我的欢乐被谁带走?千巡浊酒难以趋愁。唯一留下的是我单声部的歌声,凄绵衰婉与风俱远。
寂寞最真,留恋最深。你走后,屋内的摆设怎舍改变:还是那架钢琴,还是两把椅子和那支已凋零的玫瑰静躺在你的照片上,亲呢如初。往日的信笺看了一遍又一遍,湿漉漉的微笑漫漶了昔日的诗行。
夜里每当清脆的跫音响起,我总会从梦中迅醒,坐起倾听,之后是一个失望,二串泪水和几个唇上齿印,血淡淡洇出。
此后我便恨那跫音,恨它搅扰了我好容易寻到的梦境。然而却又偏偏盼那跫音,即使瞬时失意,即使无寻梦迹,也盼你回心转意,盼你从我视线尽头一路微笑款款而来,以至彻夜无眠,耿耿不寐。
夜寒如铁,拥衾无语。为了心中那点希望的微芒,挑灯问卜。
爻曰:梅花旧梦。


标签:散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