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反方向奔走

时间:2012-02-16 10:38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很多很多个这样的傍晚,城市的暮色无比的凄凉。天空呈现出阴郁的深蓝,另人窒息。我百无聊赖地扫向教室的其他人,猛然发现全是千篇一律的身影,机械地埋头在书堆中攻克着厚本的题海。
  日子就是这样波澜不惊地继续。周而复始。周而复始。每天都一模一样。
  “我要考复旦!”这句话是我刚懂事时大学的概念逐渐在脑海中成熟定型后不曾动摇过的理想——当然,现在不是了。当时院子里的很多大人都夸我将来一定会有出息。是啊,同龄的孩子都赖在父母的怀中撒娇时我却用一种只会出现在成人口中的坚定语气说出要考复旦。年幼的我只是依稀懂得复旦是所在全国排名靠前的大学,座落在我最喜欢的城市上海。于是复旦便在我懵懂无知的心中发芽,生根。
  大学是我心目中的一块圣地。我把复旦定为自己的目标和信仰,作为一尊圣像供奉着,膜拜着。随着梳着两条辫子的女孩在学校里慢慢长大,这种信仰逐渐演变成发奋学习,甚至是生活的唯一动力,在我眼里,复旦盛满了幸福。 
  这样的想法简单甚至荒唐。但我现在很羡慕那样无知却充实的日子,就这样,那个单纯执著的小女孩在初二时轻松地上台领着年级前十名奖学金时更加坚定自己能跨进复旦的大门。我能够得到我要的幸福,抵达我要到的世界。 那年暑假,我特地抽空去了趟上海,在父母的陪同下,踏入复旦大门的那一刻,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激动。我梦了一生的地方,现在我只能以游者的身份踏入你,5年后我要坐在这读书,学习。
  回到学校,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去延续辉煌。我以为我继续努力下去便会一步一步走近我梦寐以求的复旦。可是我再也不是那个光彩夺目的小姑娘了,我拿着一个中等成绩,生活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当那些身居榜首的同学眉飞色舞高谈阔论和那些位居榜末的同学放肆地叫嚣时我只能默默地低下头,学习学习再学习,以求下次考试不要
被甩得更远。两年的时间已经把我训练成一个平静且沉默的孩子。
  爸爸说,你要努力,努力考上个好的大学,这样你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前途。我总是很懂事地点头。我很想在两年后交给父母一纸骄傲的分数,那时候爸爸一定会笑得和两年前一样灿烂。我考出这里远走高飞是他们全部的愿望和我责无旁贷的使命。
  打电话给一位未曾谋面的复旦网友,告诉他我的苦恼,他劝我再努力一点,这样我们会离梦想更近一点点。他相信我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可是我总是显得那么无能为力。我喜欢杜拉斯喜欢卡夫卡和昆德拉,可语文考试从不选他们的片段让我阅读赏析;我疯狂地热爱音乐,可历史考试从来不问贝多芬生于哪年莫扎特逝世时多少岁;我知道哥伦布探求新大陆的许多传奇故事,可地理考试从来只考某地太阳高度角和等温线向哪里偏。
  可能我注定平庸。
  我想上帝是公平的,因为我小时候拥有的荣耀太多了,所以现在它们都不再光顾我。
  于是我渐渐忘了,忘了自己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忘了自己有很好的社交能力,忘了自己能写出飘逸的文字。
  老师说你是一个综合能力很强的孩子,但是现在的社会需要考试型人才。我对老师尴尬地笑了笑。我实在听不懂这句话背后深藏的层层玄机。
  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不管它是否让我更接近梦想。只是曾对它承诺了太多,所以必须得为它做些什么。
  可是我真的累了,。镜中的我有浓浓的黑眼圈和布满血丝的双眼,脸是黄黄的,姐姐说再不注意保养会变老的,老了就没人要了。我无奈地笑着说,没关系,只要大学要我就好了。可是那一刻我真的累了,我好想沉沉地睡去,睡去所有的血丝,让可恶的黑眼圈统统滚蛋。女孩子变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放假回家时幼儿园放学了,我看到一个小男孩踮着脚尖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后面跟着他年轻漂亮的妈妈——我的妈妈也曾经年轻漂亮并且充满希望——我看着他们路过我的身旁 。妈妈温柔的眼睛里满是慈爱,她摸着小男孩的头说,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悄无声息地爬满了我的脸庞。我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可是她已经被我遗忘了很久。
  我匆匆忙忙地穿过马路,消失在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街头。
  “复旦大学”当我再小心翼翼地念到这个名词时心总会抽搐。已经不可能了,还去想它干什么呢?
  我花很多的时间去思考,其实已经明白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不是生活的目的地。当我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后反而更加痛苦。因为我这些年来的坚持原来都白废了,原来我要去的幸福世界却一直是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在走。我已经离开原点太远了,回不去了。因为我无法回到扎小辫子的那种单纯的状态然后抹掉那个错误的信仰再重新给幸福定义,重新给自己一个方向再信心满满地出发。
  我无路可逃,所以我坐以待毙。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