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玻璃瓶里的鱼

时间:2012-02-16 10:38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我忽然觉得你就是玻璃瓶里的那条鱼,注定了寂寞与沉沦!
  咖啡与心痛回忆
    下了班,林照例没有回家,他一如往日的走进街角的一间名叫蒙娜丽莎的咖啡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两杯咖啡。一杯原味的,一杯加奶和一块方糖,他对侍者说。店里的人不多,现在人们大多刚下班,太阳也已经西斜,绯红的脸染红了整个天空。林把公事包放在旁边,看着街外来往的人,他的目光深沉而淡漠,宛如一支在大漠上空飞翔的雄鹰。
    先生,您的咖啡。侍者的话并没有让林立即转过头来。他恩的应了一声,继续盯着窗外那渐渐稀疏的人群。良久,他转过头,把那杯加了奶和方糖的咖啡放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位置上,自己则用小匙搅了搅那杯原味的苦咖啡,他盯着自己对面的那个位置,宛如那里有个透明的人儿也正在看着他一般。然后,他微微一笑,又或许根本称不上笑容,只是嘴角微微向两边拉了拉,幅度小得让人难以察觉。
    这里的咖啡不错啊!他自言自语道。然后,他端起咖啡,呷了一口,继而闭上眼睛,仿佛在倾听自己的呼吸。窗外的光线愈发暗淡,咖啡屋里流淌着王菲迷离的声音。他缓缓的睁开眼,却似乎眼里闪着泪光,灿灿的。他看着对面那杯咖啡,热气在初冬时节显得愈发明显,妖艳。咖啡的浓香扑鼻,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结帐离开了咖啡屋。
    从咖啡屋出来,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天空变得深蓝,街上到处闪着耀眼的霓虹。林加快脚步向着街的深处前行,这条街道是市区步行街的分支,因而显得很是繁华,再过一阵子,人群又会多起来,这里,每天都是热闹的。募地,林在一个店门口停住了脚步。那是一间酒吧,门的上方用一块很大的霓虹标志着,挪威森林酒吧。当初去那个酒吧也是因为这个名字,很像村上的一部小说的名字-----挪威的森林,林在大学期间很喜欢那本书来着。
    他推门进去,耳边传来熟悉的爵士乐曲,人不多,零星的几个。时间还很早,林径直走向吧台,吧台里的调酒师小辉先向他打招呼了,来了,喝点什么?他喜欢小辉这样跟他打招呼,象是很熟悉要好的朋友。呃,和平时一样吧。林大声的说,音乐很吵,林已经熟知要怎样的分贝才能让别人听见自己的话。小辉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熟练的调着酒,林则转头看了看里面,舞池里还没人跳舞,桌子旁边坐着几个人,都是陌生脸孔。他失望的对小辉说,她没来吗?没有,一直没来过。你还在等她?小辉边调酒边看着林说。林不语,他只是拿起小辉调好的酒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他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注视着酒吧进来的人,时而喝一口血红色的酒,小辉叫它心痛回忆,林喜欢这个名字就像他喜欢它的味道一样。
    小辉开始还和林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后来人越来越多,小辉也没空在和林说话,林则一个人坐在那里,依旧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进来出去的人。人很杂,有四五十岁的老头,也有看上去很年轻的青年男女,有成双成对的,也有独来独往的。然而林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很认真的看着没一张进来或出去的脸。他在找寻,在找寻什么呢?林也时常问自己,是敏还是一个亦幻亦真的梦?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闯入他的生活,然后又一声不响的离开,宛如一缕青烟,消失的不留一丝痕迹。
  蝶形发卡与新来的女实习生
    第二天早晨,林被闹钟吵醒。他睁着惺忪的眼睛,起床,洗漱,像以往每一天早晨那样,穿上白色的棉布衬衫,深灰色西服,打好领结,然后对着镜子,确认一下是否已穿戴妥当,然后,他会到客厅看一眼桌上的两条鱼,用玻璃瓶养着的,瓶口用透明的带有紫色花行图案的塑料薄膜封了起来,瓶里面有紫色的小球,把整个玻璃瓶映衬得很漂亮。两条鱼,很小,桔红色的,在里面慢吞吞的游着。这两条鱼是林上次给一个朋友的女儿买生日礼物的时候看到的,当时觉得莫名的喜欢就买了下来。老板告诉他,不需要喂食,里面已经配好了养料,瓶子不要打开,一打开鱼就活不长了,不打开还可以活一年左右。林不喜欢复杂的东西,而这两条鱼正符合他的心意,不需喂食,只要找个地方放着就好。
    林是一家杂志社的副总编辑,在这行干了近八年了,自己也曾出过一本散文集,但影响不大。工作是枯燥的,但林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于是就坚持了下来,并且爬上了现在的位置。刚进办公室,人事处的小李就带着一个女孩进来,眼睛很大,嘴唇却小巧秀气,头发用碟形发卡束起来。着一身白色带蓝条的毛衣,米黄色长裤,显得很是醒目。这是新来的实习生,郭霞。小李指着那个女孩笑着对他说。恩,是嘛。欢迎加入我们!然后林伸手握了握女孩的手,她的手指纤细,温暖,似曾相识。女孩对他灿烂的笑了笑,很高兴认识您,以后还要向您好好学习呢!林不语,看着眼前的女孩,他捆绑的思绪似乎又挣托开来,向着很远很深的地方飞去了。
    女孩很聪明,不象以往那些实习生那样,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即使出现一点小的差错,她也能很快的加以改正。做事努力,认真,虚心,好学都给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女孩对他很热情,也很尊重,她总是用那种崇拜的眼光看着林,这让林觉得心情十分舒畅。女孩喜欢用蝶行发卡,她似乎有好几个,颜色不一,有金黄的,有粉红的,甚至还有浅绿色的,她总是把一头笔直的顺滑如丝的长发用发卡束在脑后。这让林想起敏,每一次看见那个发卡,就让林产生某种错觉,以为敏回来了,带着她最喜欢的蝶形发卡又调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有点生气的噘着嘴,你怎么就没找到我呢?恩?怎么回事呢?
    然而女孩与敏确实存在太多的不同,她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光就外表,林觉得,女孩和敏几乎没有一处相似。林也经常请女孩喝咖啡,在那间叫做蒙娜丽莎的咖啡屋。一杯原味的,一杯加奶和一块方糖,这回是女孩说话了。林几乎是有些惊愕的看着她。怎么了,我知道你喜欢喝原味咖啡很奇怪吗?她一脸无辜。她错了,林奇怪的不是她知道他喜欢喝原味咖啡,而是她也喜欢喝敏喜欢的那种,加奶加一块方糖。女孩似乎总是开朗快乐的,和她在一起,林笑得明显多了许多。女孩总是能抓住林的心理,时不时跟他开一个小小的玩笑。这种感觉是那样真实又是那样的熟悉,这让林开心同时也让他痛苦。
  带锁的盒子与女孩的眼泪   
    敏离开林,没有给他留下多少东西,除了几张他们的合影和几件衣服,别无他物。林把那几张合影和衣服用一个木盒锁了起来,再也没打开过。他知道再次打开那个盒子会有怎样的后果。然而,有一天晚上,他还是发狂似的找到那把钥匙,打开了它。那衣服柔软细腻,似乎还残留着敏独特的体香。那几张照片依旧清晰,敏站在林的旁边,在林的怀里,在公园的小径,在寂静的湖面,她微笑着,依偎着林,那是怎样的美好时光!林痛苦的嚎叫起来,身边的啤酒瓶一个一个的被他砸碎,没喝完的酒撒了一地,屋里充斥着啤酒淡淡的清香。
    他唤着敏的名字,屋里传来他寂寞的回声。他跑到洗漱间,用刮胡须的刀片在自己的左手腕上划出一道一道的伤口。他看着血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不锈钢的洗漱池里,发出厚重而寂寞的声响。这样的痛楚居然带给林几分快乐,因为他明白他还有血可以留,他还活着。他猛的抬头,在一面狭长的镜子里,他看见一张苍白而陌生的脸。
    林和女孩还是经常私下约会,但女孩约他的次数要多。林隐约觉得女孩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崇拜的目光中似乎还掺杂着一些说不清楚的撩人成分。但林并没有多在意,他只是喜欢和这个女孩约会,喝咖啡,聊天,仅此而已。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他和这个女孩有什么未来,尽管他曾一度把她当成敏的影子,但最终他放弃了,她和敏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这点显而易见。他至今还被敏的离去带给他的巨大痛楚囚禁着,被他们的记忆囚禁着,他无法自拔,他深知这点。
    一天晚上,他和女孩在他家附近散步。忽然下起了雨,林只好带着女孩回家避雨。女孩好奇的打量他的房间,看他家里的每一个小小陈设。最后,她高兴的叫了起来,好漂亮的小鱼啊。噢,以前在一个小精品店里买的。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真的吗?女孩兴奋的看着他。恩,林点点头。不需喂食,不要打开瓶盖,那样的话很快就会死的。林把精品店老板的话重复一遍。为什么呢?我也搞不清楚,大概这种鱼只能生活在这种环境吧。那不是太可怜太寂寞了。或许吧。林不再说话,把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女孩,让她擦干被雨淋湿的头发。自己则坐在沙发上,看起了当日没看完的报纸。他总是试图在各种地方,通过各种方式搜集有关敏的信息,但他却毫无所获。
    当他确认没有有用的信息,抬头看时,才发现女孩已经站在他的旁边,她取下了发卡,黑发如瀑,她幽幽的看着他,林觉得有些局促。女孩却缓缓的下身,坐在了林的腿上。她的眼睛美丽动人没,撩人心弦。她看着林,缓缓的说,我想我爱上你了。林低着头,你知道的,我不能爱你。那声音冷漠如冰,连林自己都感到了它的寒冷。为什么,为什么。女孩用手摇晃着林的肩膀,情绪激动。你不是她,你根本不是她。林依旧低头。女孩微微低头,她的头发如水倾泻,林隐约闻到女孩头发淡淡的玫瑰花香。女孩用手把林的脸抬了起来,林看见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几乎一字一顿的说,她走了,她不会回来了,你知道的。林只是看着她,眼神淡漠,没有一丝表情。女孩俯身亲吻他,在他的唇上,在他的颈边留下淡淡的口红印痕。林始终不动,他的手垂在两边的沙发上,他的头靠着沙发背,宛如一尊死气沉沉的雕塑。直到女孩的一滴眼泪落在林的左耳上,他才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滴眼泪的温度,足以让人震撼!
    许久,女孩起身,用发卡束起头发,走了,带着那两条鱼,没有回头。房间再次陷入寂静的沼泽。林坐在那里,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白色的窗帘被风吹了起来,微微的摆动着。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夜市似乎也活跃起来,不时有小贩的叫卖声传过来。墙上的挂钟打破沉寂,敲响了十下,林终于流下了眼泪,顺着脸颊,流入口里,苦涩的味道。
  无声的电话与敏的足迹
    第二天,女孩没来上班,小李告诉他,她请假了。并给他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她给您的,小李似乎欲言又止。恩,知道了,你出去做事吧。林无动于衷。小李却又转过身来,小霞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看来有些不太对劲啊,眼睛红肿,像是哭过一样。哦,林略一迟疑,我也不太清楚。
    小李出去后,林才打开女孩的信,不长,短短的几行。
    我想还是离开几天的好,我们都需要时间调整自己。
    有些事,逝去了,就去了,不再回来,你我都知道的。何必总是欺骗自己,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呢?
    你知道吗?看着你送我的鱼,我忽然觉得,你就是玻璃瓶里的那条鱼,注定了寂寞与沉沦。
    一滴液体在信纸上蔓延,留下它最后的足迹,抬头看桌面的镜子,才发现是自己的眼泪。林赶紧擦掉泪痕,他把女孩的信折好,放入信封。然后,他强迫自己埋头工作,却总是静不下心来。无赖,林找小李从女孩的资料中找到了她家的电话号码。但他并没有立即打给她,他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直到下班,林也没能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她。他提着黑色的公事包打着伞从办公楼里出来。天下起了大雨,到处雾蒙蒙的,雨点在林的伞上发出缺乏节奏的声响。林惯性似的朝咖啡屋走着,街边,一个电话亭寂寞的淋着雨。
    林走了进去,拨通了女孩家的电话号码,嘟嘟的几声响声后,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喂,你好。林听着女孩的声音,静静的,只是倾听,没说一句话。雨被风吹到电话亭上,啪啪的响着,不时有车灯照过来,但都匆匆消逝。林听到电话里头再次传来嘟嘟的声响,他挂上电话。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香烟,点上,林很少抽烟,因为敏不准他吸烟。每次他要吸烟,敏都会从他的唇上夺过香烟,仍进烟灰缸里,然后一脸生气的看着他。但今天林不管这些,蓝色的烟在路灯的照耀下,宛如一个妖媚而寂寞的舞女,扭动着婀娜的身子,最后还是消散了。
    过了几天,女孩仍旧没来上班,天气也转晴了。晚上,皓月当空,星星也很明亮。站在公寓的楼顶,林深吸了好几口气,仿佛想把干瘪的肺叶胀开一般。林还记得上次和敏来这里的情景,天空也是那样的美好,月亮很美很圆,敏宛如一个孩子,兴奋的在楼顶奔跑着。你说要是我们在天上结婚该多好。敏笑着说。林不语,微笑的看着她。敏爬上台阶,那台阶很宽,足以并排容下两个人的脚,因此,林也没很注意,只是在旁边叫她小心,别摔下去了。敏张开双臂,她白色的衣带和群摆,在风中翩翩起舞。知道吗?我是一只蝴蝶,一只会飞的蝴蝶。敏大声说。林仍旧笑着看着她,然后他看见敏真的飞了起来,她的脚脱离了台阶,她的身子在夜空中飞翔,风把她的衣带和群摆吹得很美,宛如就是一只美丽的白蝴蝶。
    林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霓虹,很远的地方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声。他感受到双脚脱离地面的失重感觉,风在他的耳边低低的倾诉,宛如敏的

标签:美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