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春之随想

时间:2012-03-28 09:27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刚才上完上机课,有点疲惫,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堪称我校最豪华最先进的教学大楼——新电教实验中心。走到外面,才发觉天灰蒙蒙的,感觉有些压抑。

    外面天气虽然不好,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但我还是注意到了前面斜坡白几米远一个斜坡的几棵树。在回家之前,它们依然是郁郁葱葱的,丝毫没有受到冬天的影响。回校之后,却发现它们一片萧条,看着那些感觉干枯的树枝,挂在树枝上的枯叶在风中飘荡,这些枯叶是冻死在树上的,所以就一直在树上这么挂着。以为他们是给这个突变的冬天给冻死了,现在却发现那新芽已经长大了,吐出了绿叶,向着我们宣告它们没有死。才知道自己的“以为”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我们总是以为,一次次历史经验告诫我们,一个个事实告诫我们,我们依然以为。总有人以为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孝敬父母不在一朝一夕。然祸福无常,当父母因一些意外事故撤手人寰的时候,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照顾父母。每当想起这些,唯有忏悔,默默祈祷。总有人以为拥有的一切是应得的,肆意挥霍,失去之后才知道后悔。比如青春时光,忘却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古训,失去了之后,才以各种嫁人安慰自己那后悔的心,假如当时……那就……。可是以为并没有结束,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走出教学楼大门,已经走到了外面。那绵绵的春雨已经轻轻扫打在脸上。没有一点风,只感觉到雨水的清凉。眼镜也很快朦胧起来,心灵窗户的玻璃就这么接受雨水的洗礼。额头,脸上很快沾满了雨水,自己没有必要去刻意躲开这毛毛细雨的洗礼。在春雨的轻淋下,自己的思绪再次泛滥。
想起了儿时,在那并不是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根治父亲、叔叔们一起去扫墓。其实不算扫,因为都是土坟。倒不如用我们的方言——铲山这一词来得贴切。一大清早,父亲和叔叔们带着我们担上准备好的黄岐糯米饭、鸡、冥币等等祭祀必备的物品上路。祖先们大多葬在比较偏僻的山岭里。车所能到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大部分路都要步行。父亲几兄弟总是轮流担着这些必用品,他们一路上还说着祖先们的一些过往史,说着他们孩时扫墓的情形,还不停地逗着我们几兄弟(按照我们的风俗,扫墓只要男的才可以去)。一路上虽然有点翻山越岭的感觉,却不觉得累,因为我们总是一路说着笑着。寂静的山野里飘荡着我们的爽朗的笑声。依然记得他们告诉我,这不是迷信活动,我们是以一种方式怀念我们的祖先。扫墓,也算是我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期望着祖先们的保佑我们世世代代平安。到达了扫墓的目的地,便拿起了铲草的农具,经历了至少一年,土地便长满了杂草,一些不知名的植物,但依稀可以看到土坟的轮廓。土坟是一个大弧形,弧形边的斜坡佷陡,在大弧形中间偏下的地方便有一个小土堆凸起。小土堆周围便是一个比较宽敞而平坦的空地。在父亲和叔叔们的努力下,土坟的模样便完全显示出来了。我们这些小孩子也会在平地上铲上一两下,以表达我们对祖先的诚意。铲完毕,便是那着鸡血纸放在凸起的小土堆里,上面再用一块小土块压着。找来两根长木棍,夹着由白纸黄纸组成的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分别插在靠近大弧形的平地两侧。接着便摆好鸡、饭团之类的东西,点上香,烧起蜡烛和香插在小土堆正前面,然后挂便在挂上鞭炮,点燃。之后便拜祭我们的祖先,在拜祭过程中默默祈祷,将一些愿望在心底里说出来,期望着顺利实现。拜祭完毕,便继续着下一个,一直到傍晚才结束。

    想起了小时候,大约是二年级某一个傍晚,自己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河廊边拔回来一棵小树苗,拿回家里,兴高采烈地告诉爸妈。爸妈望着我一脸兴奋的样子,都放下了家务活,相互对望了一眼,就拿着一把铲带着我到了菜园。我们的这个菜园旁边有一口鱼塘。爸看了一下方位,便决定载在靠近鱼塘的左边。妈还叫我提着小桶去池塘里提水。他们挖好了树洞之后,便拿让我亲自把小树苗放进树洞。树放进去之后,一起填土,依稀记得爸妈当时说希望我像这课小树苗一样茁长成长。当时的太阳落山,夕阳在挥洒着余晖,我们三个望着那棵小树苗,在金色的夕阳下相视而笑,那一刻便在我的脑海里定格。如今,树已经很高大,每当我回老家的时候,不忘往昔日的菜园里去抱一下当初的小树苗。摸一下我亲手载下的树,触摸到这棵树,就仿佛触摸到了儿时的记忆。

    不知不觉走到饭堂门口,才把自己如野马奔驰的思绪拉了回来。
 


标签:情感日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