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安静——写在青春边上

时间:2013-05-09 08:29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每天想的都很多,苦恼也很多,可是却找不到自己的出口,不能静下来我是无法写作的,也许只有告解可以略微的安慰一下那冰冻的心。今天是青年节,权当以此祭奠我那逝去的青春吧。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是世界太喧嚣了,不是说声音或者声响达到噪音的标准,虽然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我眼中的喧嚣是:现实主义和纯商业化的时代、堕落和无节操的时代,说白了,这个世界(在这里,我眼中的世界仅指中国,或者说大陆。)被世俗包裹着,丑陋而低贱。有人说这是娱乐时代的狂欢,难道人们要娱乐至死?一个民族,当它的人们恬不知耻的觉得丑可以出名,名可以得利,那么,你不得不说这个民族已经开始步入病态了,至少人伦道德这个人类惯守的最低底线已经被打破。为什么子路替鲁国赎回奴隶而不言反遭孔子责怪?为什么丑陋的炒作不但不被唾弃反而受到许多人的追捧?当下的娱乐,好像已经成为掌握话语权而无节操的媒体们愚民之乐。怪就怪在,人们即使知道节目在作秀、绯闻是假的,却越是欢喜,快乐不已,乐呵呵的。诶,乍一看,怎么觉得民众的形象是那么的熟悉?到底是鲁先生笔下的阿Q,还是孔乙己?又或者是祥林嫂呢?不得而知了。
 
不可否认,咱五千年的文明那不是吹的,要文学有典雅,要历史又辉煌,要科学有发明,要艺术有剧艺,可以说是,要啥有啥。但鄙人见少识窄,除了高攀一下那积地皮大厦,不知道中国经济是否能经得起震动,那些代表文明底蕴的古迹和自然却是在不断的消亡。更令人扼腕的是,现世的哲学是经世哲学,作为国家未来的青年学子们,正在按英文词间的空格给 汉 字 筑 墙,更不要说那字连小学水平都不及了。在许多人看来,大学就是考四六级、考各种证、考研、考公务员,哦,对了,还有游戏。用“哲学”这两个字我都觉得抬举了,对这至高的智慧,咱只有膜拜的份。而大学之精神,依在下鄙见,恐怕是连欧洲中世纪开创大学之时都不如。至德先生和赛先生来到中国也有百余年的时间,貌似现在还有得拿二位先生出来说的余地。说到这里,不禁令人想起老舍先生的遗训:莫谈国事,况且说这么多好像是我的不淡定了。只是,每每回想梁启超先生对青年的憧憬: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便黯然神伤,想他老人家要是看到现在青年的状况,不吐血也得流三升泪吧。
 
这一回头,才发现,适才唠叨了一番,主题才刚出来。有人说了,你这是孤独症、寂寞病,这我不否认,好久没说话了,不知不觉成了话痨。
 
最近,《致青春》挺火,青春始终是人们内心无法割舍的情结,就像前年九把刀的《那些年》,大前年筷子的《老男孩》,甚至韩寒都打过青春牌,今年,小燕子也来青春了一把。只是,当赵薇的青春不再是小燕子,而是小白菜时,你会觉得,青春缺少点忧愁和阴郁好像就不是青春了?其实,赵薇的青春不是辛夷坞的青春,也算不上70、80后的青春,更不是90后的青春,那是她的作业,中肯点说,应该还算是比较优秀的作业。说到这,我便想起了《年轮》,人生的路是不同的,各人的青春也各有滋味,或理想纷华,或迷茫无助。说到这,我又想起了《将爱》,要说明的是,这里说的不是电影,青春,怎么也不能少了爱情,只不过这爱往往伴随着痛,而这痛令人成长、蜕变。年纪大了,就是容易怀旧。
 
那么,青春是什么呢?当你青春年少时,当你迷茫时,你是如何度过,又是如何走出一个新我的呢?也许你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许你可以回头想想,那些其实都在你的经历里,历久弥新。
 
也许,青春是残酷的,你可以过把瘾就死;也许,青春是激情的,你可以尽情挥洒;也许,青春是爱情,你可以全心全意;也许,青春是痛苦,你可以独自泪流;也许,青春是夏花,只要灿烂;也许,青春就是青春,即使跌得头破血流,也要拼命往前冲;也许,青春是那梦中的梦想,是一首无悔的歌。
 
无论是怎样的青春,总有改变自己的那个际遇。这际遇可以是一个词,一本书,也可以是一个人,一件事。也许你会像梭罗一样,遭遇你的色诺芬和长征记、瓦尔登和爱默生。也许你会像卡普斯一样,遭遇你的里尔克。也许,你会像我一样,遭遇罗曼•罗兰和他的克利斯多夫。但也许,你不像任何人,你遇见披头士、鲍勃•迪伦,又或者迈克•杰克逊、Beyond,又或者是你的那个TA。如此,各有不同,但却是你的至爱,谈起时你也许会热泪盈眶。
 
可也许,青春是孤独的,你得真正潜下心来,走向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心变得强大,然后跟随自己的心去寻找自我人生的答案。这也许就是周国平先生所说的安静吧,周的文章已被我抛开近十年了。而一直以来,我懊悔的便是自己青春的无知和聒噪、不安和躁动,捡花当愁、把酒当欢、以诗当命,却不知更广阔的世界在深海更深处,根本还未触及。现在,也只能拾柴堆火、点灯觅星。甚至,到现在,也无法叫自己完全安静下来。
 
徐迟先生曾在译著《瓦尔登湖》的序中说到:你能静下心来吗?如果你不能静下心来还是等心静下来之后再读这本书。在读此书以前我总觉得此书可以给我带来安静,殊不知,应该先安静之后再去读此书。如何使自己安静?相信有信仰的人是一点都不难的,比如,庙里的和尚、教堂的牧师,又比如青朴的苦修者。我等不纯正信仰者,只有仰慕这些空谷幽兰了。为了安静,也为了一品梭罗的风采,我还是决定去找寻自己的安静。
 
我发现,能使自己安静的法门有二:一则阅读,读自己喜欢的书;二则自然,躺在安静的自然之中。这些年来,在我觉得青春迷茫时,总有能燃起心中灯火的存在,如: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上面提到的克利斯多夫和瓦尔登湖、还有一些诗歌和诗人。自然,则是我倾心的地方,那轻轻的风、淡淡的云、流淌的水、鸣叫的鸟,如何不叫你安静呢?就在此刻,我还发现能使我安静的一个载体:死亡,他人的死亡和自我的死亡。死亡,这与永生同往的马车,好像载着一切的一切,每当听见它的召唤,灵魂也会觉得安宁似的。
 
安静的同时,往往会伴随着孤独。但在孤独之中,里尔克写下了杜伊诺哀歌,梭罗写就了瓦尔登湖,康德完成了三大批判……所以,孤独并不叫我害怕,因为人本来就是孤独的。你也许有好朋友、有相爱的人,但内心却还是会觉得孤独,不知你是否会有这样的感觉,至少我会。因为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契合是可能的,但要达到完全的契合还是不可能的。
 
回首往事,总觉得自己的青春是一部失 败 之书,又有何资格在此大谈青春呢?只是,为自己的青春发发牢骚罢了。况且,失败的青春,也是青春,不是么?
 

标签:心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