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云端

时间:2013-11-29 21:4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大约是在去年十一月,在路上行走时,我抬起头,看见一朵天蓝色的云。为了证明那朵云确实是天蓝色而非白色或紫玫瑰色,我必须更清晰地描述当时的场景,以确保记忆的准确性。我记起是一个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分,透过校园里划分运动区和生活区的铁丝网,有赤裸着上身的少年在八个篮球场上奔跑。对了,我见证了一个漂亮的身体冲撞,接下来是一个大力扣篮。扣篮的少年姓百里,一个奇特的姓氏,曾经在校篮球队队员名单上见过。再远一些的塑胶跑道上,三四株高大的栾树结出金黄的种子,清风拂动,一树风蝶翩然起舞,灿金一片,真是美极了!我看见阳光跳跃在少年的脊背,听见藏匿在少年发梢中的阳光的呢喃。就在这时光静好的十一月下午,我抬起头看见一朵天蓝色的云。
    晴朗的秋日午后怎么会有一朵云,竟还是天蓝色的。大自然永远是这么神奇。粉红色的早晨,黄绿色的雨云,蓝青色翅膀的蝇虫,墨黑色的花朵,这些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的事物我都曾一一目睹。与自然相比,人类显得是多么乏善可陈!每日穿梭在摩天大楼之间,衣冠笔挺,时时刻刻受到电话和短信的骚扰。白天呆在办公室时,用脑袋与肩夹住电话听筒,左手熟练地按手机键盘发送短信,右手操作鼠标查收邮件。夜晚,在一杯香醇黑咖啡的陪伴下继续白天未竟之事。等到终于可以缓一口气时,一瞧电脑屏幕右下角,已是次日凌晨。于是,便在稍作休息后继续穿梭在摩天大楼之间,继续白天呆在办公室,继续夜晚一杯浓咖啡。这样的生活过得有意义吗?有意义的吧。每日为柴米油盐奔波,为生活琐事牵绊,看似平凡,却也就是人生的全部。但如果这就是所有人类的全部人生,又该是多么地可怕。所有人被按在命运之轮上周而复始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轮回,把万事万物全部归结在一个白昼也黑夜中,就像希腊神话中酒神日日夜夜倒着他永不见底的酒,嫦娥奔月中的吴刚年年岁岁伐着他永不砍断的月桂树。
    不知是否是一种错觉,天蓝色的云朵像面粉团儿发酵一般忽的长大了些许,蓝色也更加深邃,好像粘稠的缓慢流淌在当下的愁绪。某一刹那,我隐约感到它并不是一朵云,从形状而言,更似蓝鲸。在印象中,蓝鲸总是沉默、宽厚的代名词。在蓝鲸粗糙的皮肤中,不知隐藏着多少生命。这些生命在蓝鲸身上找到了它们在浩瀚无垠的汪洋中的栖身之所,免除被鱼类吞食的危险。蓝鲸,这种海洋中最温和的王者,用它的方式诠释了强者与弱者的关系不仅仅只有弱肉强食。但有时,我在想,作为人类——一个处在生物链顶端的种族是否应该检讨一下自己。奢华的晚宴上,贵妇人涂脂抹粉争相炫耀财富,饰金银珠玉,被貂袍锦衣。提起贵妇人,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大革命之夏》中玛丽·安托瓦妮特的形象,顶着一副夸张地惊人的鬈发,上面涂着固定发型用的猪油,扑着白粉,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鲜艳的腮红,嘴唇像红石竹花。但,那已经是过时的封建制度下的贵妇形象。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贵妇的炫耀更加奢华,却也更加鲜血淋漓。上流社会的宠儿——皮草,底下是累累尸骨。一具具血肉俱在的狐尸,一堆堆血肉模糊的貉骨都在以最惨烈的代价——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控诉人类。大自然该是在哭泣的吧。雨是大自然的泪,云落下就成了雨。那么,大自然该是有多悲伤,才会让天空中飘着一朵蓝色的云,一朵粘稠的缓慢流淌着愁绪的云。
    或许云中藏匿的不是悲伤,是愤怒,是反抗,是复仇。蓝色气体裹挟X病毒Y射线Z细菌在云端窃笑,随风将威胁洒落在地球的角角落落。病毒比中世纪的鼠疫快十倍的速度在地球蔓延,各个大洲相继爆发出X疫。就像《生化危机》,丧失遍布地球,仅存的人被关进小小的铁栅栏中,生活在底下几百里的有限空间。没有保护伞公司,没有Alice,没有一切可以阻挡病毒蔓延的方法。就在这时,我的理智把我的思维拉离这个近乎荒诞的想法。若必须得用一种形象描述这朵奇异的云,我想到星际争霸中蝎子放出的战争迷雾。虽然它在颜色上并不与这朵云相符,但无论从形状或是与生俱来的侵略性而言,它们是如此相近。是的,战争迷雾。它把战争带到了中东,该死的战争。美国与英国又在谋求满布黑色血液的土地上的利益。利比亚也许就是另一个伊拉克,也许不是,谁知道呢?只是,战火会蔓延到更远的地方吗?无论中东还是北非,到处隐藏着动乱,爆发出战乱。 
    我越来越清晰地感到捕捉思想的困难。往往在触及表面还来不及细细思索时便跳跃式前进。
    女孩们的说笑声步步生莲,敲击在我渐渐缓下节奏的思考上。当我再一次抬起头寻找那朵蓝色的云时却发现它已经消失在苍穹。到底去哪儿了呢?天空仿佛冻僵了般澄澈清透,空无一物。女孩儿结伴路过我身旁,我隐约听见她们窃窃私语。等到她们走远,我就听不清楚了。模糊的音节让我不能辨别她们的话语。
    向篮球场望去,一团小小的蓝色蜷曲在篮框下,婴孩一般。近视使我看不清它的具体形状。姓百里的少年不见了,篮球场上所有的少年都不见了。他们去了哪里,仿佛从未出现过般消失在空气中。阳光依旧如此美好,如此,美好。不明的力量推动我走向那团蓝色。下一秒,我亲眼目睹了蓝色的湮灭。

标签: 随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