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短篇小说 家事

时间:2013-11-29 22:0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一架波音777在加利福尼亚州上空穿行,下面卷卷白云在宫崎骏的动画里见过。我此前做过几次飞机,但这次好像是飞得太远的缘故吧,我坐在座位上颤颤发抖,好怕飞机掉下去。还没真真正正生活过就离开人世,实在对不起自己。
      恐慌还在继续,飞机已经开始下落。最后降落在哥伦布机场。我昂首站在航站楼的阶梯上,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不管是人是物都陌生至极。这里我是另类。
      从裤兜里掏出事先写好的地址,按照指示向一座白色的大楼逼近……
      回想这次到俄亥俄州,是改变我人生的起点。
      我自知是个与众不同的小孩儿。我爸脾气暴躁,我生活在他的眼皮底下简直是被随意摆弄的棋子。爸爸工作不顺心回家就会找我茬,像雄狮一样吼我。其实我一直想对他说我的心已经被您吼碎了,但是一直没出口。周董不还唱么:“我叫你爸,你打我妈…”我一直坚信天下所有小孩儿的爸爸都是暴脾气。只是我爸的脾气比他们更暴一些…
      我还有个年轻漂亮的妈妈。如果妈妈左胳膊上没有那块儿和我一模一样的陨石状胎记,简直是上帝亲自创造的无暇美人。所以我一直认为是我毁掉了妈妈的完美。妈妈小时候对我特别好,但仅仅是我记忆中的小时候。一年级时妈妈就走了,再也没回来。听大人们聊天说妈妈去了美国。
      后来爸爸一直单身,也就是说我只有爸爸,没有妈妈。出于内心的一股力量,我立志要去找妈妈。但是生活还是一天天按照上帝预先设计好的节奏走,我逃不出自己的生活,更逃不出祖国大陆找妈妈,我太小了。
      与其说静静的等待自己变成大人,不如说在折磨中姑且活着。在学校我永远是被人冷落的可怜虫,我内向。偶尔接触我的同学也会因为我的自私虚伪渐渐离开我,变成敌人。
这个世界都恨我,除了那个离开我的妈妈。
      “我要找我妈!”“你妈是恶魔”,我爸总是这样说。
      在家里,爸爸还是经常大发雷霆。在他的吼声下,我变的格外渺小,自己好想被挤压到了另一个世界。可是世界只有一个,我总是在这世界的尽头战战兢兢活着,逃也逃不掉。
      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我发现身上长出了一块儿白,起初只是憋在心里,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异样,但是它越来越大。最后我不得不告诉爸爸,去医院就诊。         医生说我得了白癜风。爸爸吓的身体发颤。我的大脑也一片空白。我听说过这个可怕的东西。它曾经肆意破坏迈克尔杰克逊的身体,现在它在我身上。
      主治医生询问我的生活情况。我说了大概,把我在学校和家里的压力也含糊讲了出来。医生解释说这个病和生活环境息息相关,让爸爸在生活中少发脾气,把家庭生活搞得丰富些。爸爸应允了,后来我们提着高额的药品回了家。
      接下来日子,每隔一个月我都要去医院复查拿药,割掉爸爸身上的大块儿积蓄。
看的出来,爸爸开始刻意抑制自己的情绪,脾气不再像原来随意爆发。生活也渐渐多了温暖,但是我清楚,这个家因为我的病,清贫了不少。
      医生的话改变了我的家庭环境,但也不全可信。每次复查医生都说再过两个月就差不多康复了,每次都说看看这次这白小了点。但是两年过去了,这白还是两年前的尺寸。两年了,病没有好,但这块儿白也不再扩散变大。爸的银行卡空了,我也不再在乎身上的这点瑕疵,这病不再看了。
      我过上了用病痛换来的附有家庭温暖的生活,彻底忘记了身上的瑕疵。不久后爸爸升职了,物质上也渐渐好转。
      爸给的温暖,让我渐渐觉得自己和身边同学没什么不同,除了妈妈。我的心中还有这个结,难以解开。
      我知道爸跟妈在电子邮箱上还有联系,所以想让爸问妈的住址。她不回来,我们找她。可爸还是对我冷冷的说:“你妈是恶魔。”别的什么都不再讲。
      高三那年,我从家里的电脑里找到了妈的邮箱,告诉她我要去美国找她,要她告诉我住址。不知道坐在电脑前的妈收到我的消息后什么反应,总之没有回复我。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再也不在乎别的什么,最后自己查到了妈的住址和详细信息。妈在美国当销售员,这些年来一直一个人过。肯定很孤单吧。
      这年寒假,别人补课,我打工。而且在网上淘到了廉价机票,是高考那个月的。我算了算,赶在高考前回来,我可以在美国待两天。
      这些年不知自己一直在追寻什么,似乎只要同龄人一样的生活吧。
      我一直在想,找到妈妈,看到她,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完美了。不要去追寻什么,只要和别人一样。
      后来就是你看到的,我真的去找妈妈了。我找到了妈妈住的白色大楼,找到了她的房间。我在她的门前徘徊,小心的敲门。但是很久很久,门一直没有开……
      我事先准备好了和妈联系的手机,她的电话我早查到,打过去,通了,但只有呼吸的声音,任凭我怎么撕心裂肺喊妈妈也没反应。电话那头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短信,不回。
      我不知所措,心像铅一样好像身体的累赘。没办法,我在白色大楼附近找了个公寓。晚上睡公寓,白天到白色大楼里期望妈能出现。
      等待时时间慢的好像停止,期限到了又感觉它过得好快。没有机会了,我要赶回去的航班。我最后一次给妈打电话,听着对面微弱的呼吸,好像妈就在身边。我告诉她我要高考,必须赶晚上八点二十的航班,希望妈能在我离开前看我一眼。
      当走过安检口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有希望了。“妈妈”这个词,似乎正在我脑中挣扎,像笼里的小鸟一样,就要挣脱出去,获得自由。但就是这个时候,远处一个妙龄女子的眼神,止住了我。
      那个女人好像我同龄的同学,但不亲眼见到,我都无法相信世上还有如此漂亮的人。我知道,那人就是妈妈,似乎比十几年前还要年轻。
      我的身体冻住了,任凭外界发生什么。眼睛死死对着十几米外的那双深邃的眼。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的胳膊上有块儿皮肤产生剧烈的疼痛,疼的我上唇发抖,不过我无暇顾及这些,因为眼前,有一片刺眼的光芒震惊了我。
      在妈妈的胳膊上,一块儿陨石状的光芒忽明忽暗,最后暗淡下来,消失了。没错,是妈妈胳膊上的胎记,妈妈的胎记不见了。然后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疼痛的地方,低头发现那个地方正是我的胎记,它也不见了!还没从惊讶中醒来,抬头却发现刚刚眼前的妙龄女子消失了,而站在原地的,是个全身皱纹,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如果她和《哈尔的移动城堡》里的荒野女巫相比有什么区别,那就是瘦了一些吧。
      讲到这里如果你开始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那你就错了。我真的把我的经历全部告诉你了。
      后来我扭过身,再也不敢回头看老太婆一眼。我上了回去的航班。
原来只是对宫崎骏描述的世界无限向往。没想到其实我自己一直就在那样的世界里徘徊。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的这个世界没有宫崎骏的那么多抚慰人心的结局。
      这个世界不可思议、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太多。我把这些东西全部装在心底的黑匣子。对它日复一日的恐惧,还不如平静安详的生活。
      上次“妈妈”这个词只是简单挣扎了一下,这次真的飞走了。我没有了妈妈,但也没有了遗憾。离开了美国,也离开了我的青春。

标签: 小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