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记念李老师

记念李老师

时间:2017-01-11 11:41 作者:admin 我要评论

在无名小巷坐了很久。几年来仿佛徘徊在生死之间,间或周围总有人不断的逝去。有亲人、有朋友。更不要说报道上新闻上,日日能看到那一些信息。或许大家都不愿再提及生死,生死事大。就让它淡然处之比较好一点。确实万事都将归于尘土,人生是不是就在悲观中寻找一点快乐。总觉得那一点快乐都是浅淡的,只有痛苦能铭刻在心。一切只源于放不下,一句阿弥陀佛通通化着云烟。不要再说什么痛苦与快乐,幸福与不幸。
 
有人说:人生,只有绝望过才会热爱生活。当老师已知时近,而孩子还在大学,爱人还在家里。他又该做些什么呢?老师能忍住疼痛的那几天,他都坚持回家,又坚持到办公室坐坐。如往常一样。他想保持正常的生活。留下一些美好。自然最后他不得不去医院了,也免了家里的不便。大概两个孩子也感到父亲的病痛危在旦夕,她们回来了,他却像没事一样坚持了下来。
 
一月一日元旦,世间在一片新年快乐的喜庆中。当我看到他离去的那个消息,我的想法是那个传说:当人病重的时候,传一个假消息,大家觉得他已经离去,病就会好起来。同样的传说还有打开棺材板之类的。
 
渐渐的事情被证实,心理上不接受也是没办法。关于不可逆转的事情,打一个结也好,解开看淡也好,记住美好也好,怀恨在心也好,就那么不可逆转了。
 
当我去小巷的路上,忽然记起前几天还在岔路口遇见他,音容笑貌一切如故。李老师一直都一切如故。当我重回另一所高中后,第二三节课就遇到他了,我是非常喜欢他的课的。直到毕业,我都想像他一样“冲”一把,或者说如果当老师就应该像他一样。他上课从不带课本,穿一件衬衫,不扣最上面的两个钮扣,把衣服提上来,扣着的钮扣提到脖根下,提上来的部份扛在后面。就这样快步进来,手按到讲台上,抬头望着我们,第一句话:上节课上到哪儿了。然后他就从那儿开始讲。课堂相当精彩,感觉很快下课了。考试不用复习,只要跟着听讲,做好作业,还是可以考九十多分。
 
老师讲课声音是很洪亮的,有一次他讲东南季风,他就讲:东南季风形成的成因。他大声强调了一遍成因。结果我后排的一名女生就站起来了。她叫陈茵。她以为又点她的名了。老师没有说什么,过了分把钟她才自己坐下。
 
他批评我们很实在:他说好好读书吧,将来吃饭也在米饭下面埋两块干巴。那时确实吃不到干巴,那一代的学生在山里也不是常吃米饭的。现在吃得到了却不能吃了。
 
两年之间他给我们太多的快乐太多的振奋。我总相信一句话足以改变人生,师者如父,生父给于生命,师父给于慧命。
 
一切就像在昨日,一切如故。经历了很多,忘记了很多。而我们不会忘记那些为了大家的人,那一些朴素无华的故事。可是我们却无能为力,能否给他一点钱以作疗资,能否陪他说话给他片刻的欢怡和安慰。我们大多数都做不到了。那么就记得为其它人做点事吧。像我这样只会哇哇乱叫,更不会做什么实事,精力都在说上了就不会有能力再去做。
 
当我再回母校,大家都称他为教授了。他唯一改变的也就是不扣上面两颗钮扣的习惯。其余一切如故。还是相似的衬衫、发型、笑容。他喜欢眯起眼睛讲话,也许他近视了也许他时常很累。
 
而在近年他又担当了学校的重任,他要带整个年级奔向命运的大门。带通一届后,成绩斐然。第二届带到高二的时候,年终体检就查出病。医生没有隐瞒,让他早着准备。而他的两个双胞女儿也在自己带的高二学生中。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他告诉她们要去办公室上班。于是他每天去办公室。他也瞒着孩子悄悄的进行治疗,他希望至少能坚持一年,也许会好一点,不要影响孩子们的高考也许是他剩下的最大梦想,他最大的遗憾和愧疚就是不能把孩子们带到高三毕业。他不舍,他暗自落泪。
 
在几年中除了对学科的精研,对教育也提出很多精到的观点,比如:理想教育、习惯教育、方法教育、尖子生培养等。什么功劳之类的我也不想讲了。我们都是平凡人做平凡的事的,伟人、权人自然有很多人怀念。多少默默无闻的人们却消逝如风。佛法上讲:一个亿万富翁布施千万,一个仅剩分文的贫者布施一分,谁的功德大?
 
我也听见过老师侧面的消息,那个时候我还没上高中。他在江湖上提刀砍人。脚也被别人砍过。学校排给他第四节课,他从第三节课就开始爬楼准备去四楼上课了。不管真假,他没有影响我们心中的形像。总觉得那个年代,年轻人都会被牵涉到江湖。让我反而感觉他快意恩仇。他更加真实!
 
老师的遗体还静静的躺在殡仪馆里,等着孩子的归来,孩子们还不知道,他们将在那里相逢。因为大学里面又在考试了。我只能把这篇文章放在她们看不到的地方。
 
悄无声息中,多少生命在诞生又在消逝。谁会去关心谁会去铭记。当我们庆祝生日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哀悼逝者的时候又是为了什么?也许我们应该记得那句话:好好的活就是为了好好的死去。又该怎么好好的活?

标签: 纪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