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坐落在《诗经》和唐诗里的椿木坪

坐落在《诗经》和唐诗里的椿木坪

时间:2017-01-22 12:00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椿木坪归来,我有一种游历太虚幻境般的感觉。此刻,我正端坐在自家阁楼的小小的阳台上,无所事事地品茗望天,仿佛还悠闲地端坐在椿木坪那朵白云之上吃农家饭。椿木坪村支书殷贤辅现场调制的蜂蜜酒啊,让我们手舞足蹈,飘飘然如脚踏云彩鹤发童颜的太上老君一般。
        椿木坪在邻水县椿木乡。椿木乡处在巍峨绵延的华蓥山中,六个行政村,按照地里位置由低到高依次排列,椿木坪村是第六个。
        椿木乡在文革时期为了赶上时代的步伐,曾经勇敢地革了自己的命,把名字改成了同乐公社,表达世界大同,人民全部解放,普天同庆欢乐的革命思想。但是,仅把名字革了命,并没有真正改变这里的生活,山民依然贫穷,大山依然孤寂。真正改变这里生活是把名字改回椿木以后。《华蓥山志》上说,华蓥山地上铺银地下藏金,这地下藏的金就是乌金,俗称煤炭。在椿木乡,乌金藏量最丰富的,就是椿木坪村。殷书记自豪地说,那时候,这里的地坝阶沿无不是喝酒歇息的采煤人。
        为了上椿木坪,我们特意起了个大早。
        进入椿木乡地界,前面的山,就像一把折叠的扇面,随着车子的前行渐次打开。冬天的早晨,群山像个贪睡的女子,从沉睡中醒来,阴柔而又温婉。晨光勾画出她缱倦又婀娜的身段,妖娆而富于性感,让人想入非非。随着光线的加强,群山则变成了一个挺拔的汉子,棱角分明,刚劲威猛。那汉子一定是一个力大无比的拳王。你看,那一道道隆起的山体,就是拳王隆起的肌肤,每一处都彰显着不可侵犯的威力。那穿在群山之上的朦胧的衣衫,也被太阳公公的玉手,轻轻脱了下来,洗去烟霞,晾在天上,变成了天上洁白的云朵。
        椿木坪,就在那一朵最高的云朵下面。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这里的乌金开采最为红火的时候,我曾经来过一次椿木坪。我凭着对当年的记忆指挥车子向椿木坪开去,结果,还是迷路了。我不得不承认,因为采煤而开出的盘山公路,错终复杂,如孔明设下的八卦阵。在这满山的八卦阵中,我们见到的都是蒹葭。年少时读到《诗经》中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当时正直豆蔻年华,情窦初开,想那蒹葭中的伊人该是何等的美丽动人。不知是蒹葭衬托了伊人的美丽,还是伊人变成了蒹葭的精灵。这个世界,伊人我倒是见了不少,可从未知道蒹葭是何模样。今天总算在这华蓥山椿木坪的大山上,一饱了蒹葭的眼福,了却了我心中的遗憾。那蒹葭,喜生于人迹罕至的原野山坡,花初开时为绛紫色,经白露而变白。她枝干挺拔,亭亭玉立,花蕊如女子半开的粉面,素洁而不妖娆。难怪《诗经》中要把蒹葭和伊人放在一起,反复韵叹。
       当我们在殷书记的电话指挥下,终于来到椿木坪,那山脚下看到的白云里,已经多了一部长安车和长安车上下来的一群好奇的人了。我们坐在殷书记家的地坝边,四周都是起伏的山峦,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与世隔绝,什么叫万籁俱寂,什么叫鸟鸣山空,什么叫与世无争。住在这样的地方,完全不必去关心特朗普的竞选,也不必去八卦朴槿惠的闺蜜案,只需要尽情地享受生命带来的无限美好。
       在我们忘乎所以的时候,殷书记已推好了豆花,饨好了土鸡,并现场拿出自己的土蜂蜜融入白酒中,让我们享受一场山中美食的盛宴。和殷书记一边碰杯,一边赞叹这里的美好。殷书记说,这里是美好,就看你有没有享受这份美好的心。年轻人都离开了这里,这山上基本上都是些老年人了,可你撵都撵不走他们。殷书记说,他的娃儿在大城市工作,爱人也去那里带孩子去了。但他不愿意离开这里,每天都要在这山上转一圈。殷书记说这些话时,一脸的满足与自豪。
        在殷书记的带领下,我们车游了椿木坪村。殷书记指着远出处的山峦说,凡是用眼睛看得见的,都是椿木坪的地盘。我们车游了椿木坪之后,确信这个村子,就是落在山巅上的一朵白云。面对一脸和蔼的殷书记,我不仅想起唐诗中贾岛的诗句:“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殷书记,也该是这山中采药之人吧!
       以后,如果有人问我,椿木坪在哪里?我就会骄傲地告诉他,椿木坪坐落在《诗经》和唐诗里。

标签: 散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