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山腰的庙宇

山腰的庙宇

时间:2018-08-31 09:49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师傅,真的有前世来生么?”小和尚手拿一本书,眉头紧皱,疑惑的开口问道

     老和尚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随后拿起了一片落叶,开口道:
     “来生?无既有,有既无。如这片树叶,我们能看到,所以它存在,我把树叶握在掌心不让人看到,所以它不存在,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要用心,用心看到的才不虚。”
     小和尚挠了挠头,放下了手里的书,沉思了一会,又问道:
     “师傅,我还是不明白,到底有没有前世来生?”
     老和尚放下茶杯,皱了下眉头,
     “有些事为师不能直接告诉与你,法溢于言语,大于文字,故文不传,语难诉,只能悟。修佛犹如那无路之山行走的人,前方没有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的开拓,但是不管你从何处行去,最终的目的都是山顶,哪怕山顶真的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师傅,那我们修佛做什么?”小和尚打断了老和尚要说的话,惊讶的问道
     “嗯!随我下山。”
     一条古道,来来往往的人群,皆因此山的山腰处有一座奇妙的庙宇,每日都有人们来此烧香祈福。而此时,老和尚带着小和尚走在古道之上,奇怪的是来往的人群好似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了凡,你上山下山从没有徒步走过,行的都是为师为你开拓的路,也怪师傅疼爱与你,从此为师封你佛力百年,体验凡人之身。”老和尚口开道
    “啊!师傅,你说真的啊!”小和尚瞪大了眼睛,呆愣在那里。
    不久,两人就走到了山腰的庙宇前,
    “一尘,以后了凡就在此处住下,每日他必须从这里往山顶攀爬,此事由你督促。”老和尚对着庙宇开口道
    “是”一道声音随即响起,可却无人走出,大门虚掩,里面传出“沙沙”声,从门缝处可以看到一个扫地的老僧不停的打扫着院内的落叶,而小和尚在转头看去时老和尚已经不在。
    禅音响起,带着安宁,使那烦乱的心有了静意,一道略显落寞和无奈的身影走进了庙门,随后庙门自动闭合,而在庙门之上有一块破烂的门匾,空无一字,但仔细看去好像又有字,若能在高出观望,山腰处空无一物。
      
 
     十年风雪十年寒,一心了然一心燃。
     风雪依然,云壶山,一十来岁的沙弥依旧坚持着攀爬,他已经三天没有下去了,一直坚持着,背负的绳索全部用完,坚实的山石使他的双手沾满了血迹,直到他再也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
     小沙弥醒了过来,而此时,天色已晚,他摇了摇头,看了下纱布包裹的双手,
     “哎!”一声叹息,小沙弥站了起来,脸上有了一份刚毅,双眼多了一份执着。打开房门,那个扫地僧依旧在那里打扫着,好像任何事都无法让他停下自己的扫帚,依然旁若无人的扫着,终年如此,这时嘈杂的声音响起,小沙弥疾步朝后院走去。
     “哼!这件佛像之上的宝珠乃是百年前我朝丢失的圣物,如今我南伽国愿奉上黄金万两赎回,你这个老和尚却不识好歹,来人,把这个破庙拆掉。”说话之人尖声细语,在其身旁有一个身穿锦衣玉袍的青年,英姿飒爽,一表人才,身上有一股萧杀之气,使人感觉不易亲近,以此人为首,随身还有十数名随从,每一个随从身上都散发着寒意,身姿挺拔,犹如军人。而说话之人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人上前,面露尴尬之色,俯身瞧向青年。
     “宝珠在哪里?”为首的青年声音铿锵有力,仿佛有着一股磁力,让听者不由自主的要回答其所问,而身后的十数个随从也随着为首青年的话语有了变化,屋里变得更加寒冷,这使得来到近前的小沙弥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得多看了那青年几眼。
     “九王.....九爷,宝珠就在佛像上面。”话语带着恭敬,还有一丝惧意。
     “取来!”为首的青年依旧目视着前方,看着那个佛像前蒲团上盘坐的老和尚。
     “是”一名随从随即应声道,
     “慢!你们也太不讲道理了,这佛像之上那来的宝珠,那分明是一块普通的石球,你们用此理由来扰我寺清幽,到底有何居心。”小沙弥实在受不了这帮人的无耻了,这分明是来找茬的,不禁挺身挡在了那名随从身前,可那名随从仿若没有看到挡在前面的小沙弥,脚步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随着那名随从的渐渐靠近,小沙弥感到一股寒意更加的真实,浑身如坠冰窟,一股极度危险的直觉瞬间而起,仿若在不让开,下一秒就是死亡。就在这时,一道钟声响起“当”!雄浑洪亮绵长苍凉,小沙弥心中的恐惧渐渐的消失了,而那个随从却停下了脚步,只有那为首的青年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盘坐的老和尚,
双眉皱起,低于道: “身形外物归一生,念动万物皆自形,这是师傅说的离尘脱身的世外之人”,青年面色渐渐松弛了下来,不再冰冷,退后一步,开口道:
     “大师好深的修为,没想到这样一个边荒的山界还有这样的隐士,恕在下之前冒昧,凭大师的修为,既然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告退!”为首的青年随即转身离去,没有半点犹豫。等到了山下,那个尖声细语的男子才小心的问道:
     ”九爷,宝珠就在那里,怎么能走呢?九爷......“
     为首的青年眼角抽动了一下,没有回答。
     “噗!”那个尖声细语的男子头已落地,一名随从的刀已归鞘,淡定的回到原来的位置。
     “十三,你在佛像宝珠置放的位置看到了什么?”青年问道
     “属下看到了敌人的头颅”紧随青年身后的一名随从答道
     “你们呢?”青年皱眉又问道
     “属下看到了我弟的头颅,属下看到了大哥的刀,属下看到了一件神兵,属下看到了一大块金子......”声音有序的响起。
     “一大块金子?璞玉,回去背石三天。”为首的青年听着下属的回答,眉头皱的更紧,他没有说自己看到了什么,他不敢说,摇了摇头,
     “收拾干净,莫扰了此地清净!”为首的青年看了看前方,随即迈步离开了此地。
 

标签: 日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