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此乃因

此乃因

时间:2018-09-03 10:0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一尘师兄,他们是什么人?简直太过分了!"小沙弥怒视着他们离开后,才转身看着盘坐的老和尚问道
      佛像前盘坐的老和尚看着小沙弥微微一笑,起身来到门前,看着扫地僧,叹了口气说道
      “我的心境还是不及于你”,院内的话语依然没有让扫地僧停下动作。
      “了凡师弟,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老和尚突然问道
      “一尘师兄,我在这里已经十年了。”小沙弥回道
      一尘依旧背对着了凡,这时了凡也走到了门口,也看向了扫地僧。
      “不,你才来一天,”一尘看着门前的大树,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啊!师兄,你记错了吧,我来时门前是一颗小树,如今都已经成为大树了。”了凡疑惑的问道
      一尘侧身盘坐在门前,了凡也在一尘对面盘坐了下来,
      “佛像之上你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石球,那个尖声细语之人看到的是他认为的圣物,而那个青年看到的是玉玺,世人看到的都是心中最大的渴望,有贪、有痴、有嗔,然!那里什么都没有,都是虚妄,可世人认为看到的即存在,由此有了纷争,有了杀戮,有了权欲。”
      了凡惊讶的看了看佛像上的石球,凝神端详了许久,直到一尘的话说完,了凡才说道
      “一尘师兄,我怎么看石球都存在啊!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呢?我不明白!”
      “这颗大树已经生长了十年,从一颗小树成长到现在,枝叶比以前更多,已经可以遮风挡雨,树梢之上还有了数个鸟巢,它护佑了几代的生命,再过几年就会结出果实供人食用,它懂得如何自然的成长,懂得自己的生命意义。而你,还是那颗小树,十年来依旧没有成长。如那佛珠,我认为它不存在,那么它真的不存在。”
      了凡听后脑中如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脑海的画面不断的翻转,不由自主的起身走到大树面前,伸手触摸着大树,感受着那份真实,又品着那份虚假,慢慢的来到山门前,站在崖边,看着山下的村落,树木,河流,炊烟,船只,回忆着自己攀爬时的艰辛与磨难,浑身如被雷击,呆呆的站在那里,无形中一股宁和安详的气息弥漫开来。
      一尘站在了凡身后数丈处,心中有了抉择,开口道
     |“一天,昨天,今天。”话语刚闭,了凡蓦然抬头,看着白云遮盖的山顶,自语道
    “手中的树叶,佛像的佛珠,虚妄,虚妄,虚妄。爬山的艰辛,山下的凡境,原来,原来山顶是这样的。”了凡明悟的瞬间,脑中一阵眩晕,好像有一道无形的枷锁被打开一样,也在此时,出现的一幕让一尘瞪大了双目,更使得扫地僧的动作第一次有了那片刻的停顿,只见天上的白云更加结白,一道无形的光环突然出现在了凡身后,身体悬空而起,盘坐在空中一动不动,
     “佛!那是佛!这...这怎么可能?”一尘再也不复之前的淡定,浑身颤抖,身体自然的盘坐而下,双手合十,背颈微伏。
     许久,了凡睁开了双目,慧光闪现,目视着前方,好似整个天地的一切都能看的更加仔细了。
     “一尘,存在的依然存在,不存在的只是心里的虚妄,你明白了么?”话语透着平凡,没有任何特别,而一尘听后身体一颤,随后背颈更加低伏。
     “一凡,你可记得你扫了多少落叶?”了凡依然望着前方没有回头,言语间带着随意。
     扫地僧第一次停下了扫帚,抬头看了看了凡,眼中有了一丝光亮。
     “贫僧没有扫过落叶?谈何多少?”声音带着沙哑,好似许久没有说过话一样,
     了凡回首看了看扫地僧,微微一笑,开口道
     “可愿随我入尘?”
     “好!”
     
     云散云舒,鸟儿低鸣,一尘望着已经走了许久的了凡和扫地僧,心中经有了一丝不舍和惆怅,转身走进了屋内,本想盘坐静思的身形停顿了下来,双手合十,低首道:
     “师傅!”只见佛像蒲团之上不知何时盘坐着一个老和尚,老和尚看着一尘,最终叹了口气
     “一尘,可知错?”
     “师傅,我看了凡师弟这十年当中不停的攀爬此山,心中略有不忍,所以招来那些人,还有之后的事情,没想到师弟竟然成佛了,师傅,我......”
      “哎!我不愿了凡长大,所以我封印了他许久,他一直很纯真,你可知你造下了多大的罪过?这里没你们之前兴旺不已,山更高,那时,了凡第一次悟,打开了我封印的枷锁,不久,此山不在,众弟子死伤无数,从此我不再收徒。劫数难逃却随此而消。五百年前,我和了凡第一次回宗办事,没想到,了凡第二次悟,身成佛迹,被宗门强行留下,受宗门无数信徒膜拜,最后,宗门弟子损失过半,执事死亡过半,那时,我......,劫数,这次竟然提前了200年。”
      一尘早已呆愣,他没想到竟然会这样,想开就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开口,
      “一尘,此乃我的记忆,我的佛果赐你一半,以后你就是释空,如果.......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了凡。”老和尚走了,留下了入定中的一尘,而一尘的眼角竟然有了泪光,他知道,师傅再也不会回来了,劫数已临,一尘的脑海有着老和尚一生中的所有回忆,画面轮转,岁月变化,一个婴儿被一个小和尚捡到,最终,故事开始了!

标签: 短篇小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