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槐花

槐花

时间:2018-09-12 10:13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槐花是春天留给鲁西南最后的礼物,槐花开过,夏天就随之而来了。
         鲁西南的农村向来有着种树的传统,除了桐树,最多的就是刺槐了,刺槐在故乡被叫作“洋槐”,很奇怪为什么有个“洋”字,百度上一查,明白了,原来这种树原产于北美,19世纪才引种到中国的。可是在我看来,洋槐及其槐花的香味已经作为故乡不可磨灭的标志,深深印在脑海中了。   
         村南村北各有一个大树林子,种得最多的就是洋槐。感觉小时候的气候是正常的,冬天该下雪就下雪,没有一年空着,过完年,开学了,到处还都有很厚的积雪,太阳出来的时候,屋顶的积雪慢慢融化,屋沿的每根椽子下面都会垂下一根拇指粗的冰凌,下端尖尖的,那时曾学着其他孩子把它掰下来当冰棍吃,感觉有一点点麦秸的味道。积雪和冰凌都还没有结束,榆树的细枝条忽然会变成暗红色,柔软而富有生气,枝条上结满一个一个的小疙瘩,有时融化的雪水会顺着细细的枝条滴下,冷风一吹又重新凝结在上面,使得那一个个的小疙瘩变得晶莹剔透。过不了几天,那些小疙瘩再次向世界展示神奇,会长成一串串的榆钱。榆钱是春节过后的第一道大餐,榆枝长长软软的,长满了榆钱子,你伸手一捋,满把就是它了,不用洗,塞进嘴里一嚼,满嘴的香甜。可是榆钱的日子似乎并不长,很快,榆钱落光了,榆树开始长小小的叶。当然榆叶也是能吃的,可以做成菜饼。但是此刻我最大的盼望,却是槐花。      
       从榆钱到槐花还有好长的日子,我每天都在盼着。榆钱虽是香甜,可和槐花比起来,只能算零食了。      
        太阳似乎每天都从村东那棵大槐树的枝杈间跃出。有时我感觉那棵老槐树是故意栽到那的。               
        天气渐渐变暖了,我的衣服却并没有太大变化。冬天只不过是棉衣棉裤,再冷点或者再热点,也只靠它支撑了,当时顶多的变化是把厚棉衣变成薄棉衣,把厚棉裤变成夹裤(两层老棉布的裤子)。说到此处,忽然想起袜子,当时穿的袜子也是棉布做的,为了保暖,母亲特意在夹层中放了厚厚的棉花,刚做好时,穿着确实暖和,但我是汗脚,活动又多,会很容易汗透,又不会再有第二双等着,晚上就放到枕头下,第二天基本是干的和温的。冬季快过完时,袜子的外形和硬度特别接近靴子,晚上会把袜子搓一下......  
        整个春天,贫寒的农村都会充满生机,因为到处都是跃跃欲试的树。门前的杏花会先开,接着是桃,然后是梨,再后还有苹果。每一种花开都带来惊喜和希望,如果有相机,那时花开的景致比现在要好。    
       鲁西南基本没有垂柳,多数是那种枝条朝上长的柳树,可是这种柳枝却可以做出极好的柳笛。趁小柳芽还未萌出,选一枝比小指还细的柳枝,断成三、五寸长,轻轻拧一下,皮就脱掉,把柳骨抽出,柳皮一头用小刀刮几下,放到嘴里一吹,便可吹出咿咿唔唔的声音了。还有能人在上面钻上几个眼,吹时便了高低的变化。这个时节,天快亮时,能听到田野里布谷鸟的歌声:
    嗄勾嘎勾,
    你在哪住?
    高山家后!
       吃地啥?
    烧饼夹肉!
       现在,柳笛的咿唔声和布谷鸟的叫声也成了我对幼时故乡的最深刻印象之一。      
       柳芽长到半寸长的时候,柳笛就没法再做了,你只能看着柳芽一天天变成竹叶的模样。这时,杨树会有些变化, 稀疏的树枝会在一夜之间鼓起一个一个的小包,再过一天,这些小包会变成一条毛毛虫状的东西,这就是杨花了,俗称”杨八鼓子”。刚生出的嫩杨花是绿色的,能吃,小时候母亲曾做过凉拌杨花,不过我觉得非常不好吃。   
       气温一天天高了,这时候的文人最容易有一种“伤春”的情愫,类似于日本人喜欢在快要败的樱花树下饮酒哀歌。          
        桐花开了!当你闻到桐花的香味时,你一定要去看一下槐花。槐花更矜持些,这时只在绿绿的小叶间长出一丢丢的翠芽,虽未成形,也已经颇为清新了。再等上几日,这些翠芽会长大,并转为白色。那不是很白的颜色,可是你又绝对说不出黑来,白里还透着些许的 柔光,如羊脂玉一般晶莹;花蒂则是一种淡绿色,让你感觉,配上这白色的花瓣,刚好。     
        洋槐花的香味,是既素雅,又沁人心脾的香,这种香不同于牡丹,牡丹的香气类似于肥肉。这种白色的碎花,繁茂地盛开于淡绿的小叶之间,让人看去会有一种不可扼抑的激动。  更重要的,这还是一种美味的花。洋槐又叫刺槐,是带刺的,所以吃槐花一般不能爬树去摘,要用竹杆绑上钩子,一丢一丢钩下来,再一朵一朵捋下来,拿开水烫过,拌上面粉,有的人家会加上鸡蛋,放点油煎一下,再加水熬。这种吃法是我最怀念的一种。  当然还有更讲究的,不用开水烫,直接拌面蒸,然后用蒜泥调,这样吃的同时还可以闻到扑鼻的花香。  
        离开故乡的春天太久了,过了二十多年,今年终于再次重温了槐花的美味。有时,怀念故乡,只需一句乡音,甚至一丝香味,故乡的万般种种便会涌上心头。

标签: 日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