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新闻 > 腾讯新闻 > 微信删人行为心理分析:删我你幸福吗?

微信删人行为心理分析:删我你幸福吗?

时间:2016-09-07 11:40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事情的起因是:无效的群发删人信息肆意横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往复不止,让人不胜其扰。可谓是:
你方唱罢我上场
微信里竟测了智商
逃过了三姑和六姨
谁承想没逃了客户主管老板娘
微信删人行为心理分析:删我你幸福吗?
终于在最新一轮删人高峰来临之际,机智的网友们揭竿而起,展开了一场解救智商的营救行动。
或是当头棒喝其无效幼稚,或是幽默提点各种有效手段,逻辑严密、条理清晰,那叫一个大快人心啊!
情绪是会影响人的基本判断的,真的只是智商掏空这么简单吗?那么,是什么驱使着人们在转发?
先不论这段文字的正确性,这段文字传达来两个目的:
1、节约手机空间。
2、寻找拉黑自己的人并将其清除。
代价是转发这样病毒性的微信消息给所有的好友。
整个行为看起来就像是:拿着喇叭通告所有好友——朋友们,让一让,我在寻找那些拉黑我的人,我要回击其以删除节约空间啦!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心理动机强烈到不惜群发好友?
“投射认同”
不难发现,这条微信有刻意的偏激引导嫌疑。将“删除好友”以偏概全的描述为“拉黑”。
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一段时间后,会自然积累一些不熟悉、不认识、无交集、无联系的人。删除好友几乎是混迹微信圈人的常有之事。
“回击拉黑自己的人”是被诱导的概念,转发者无疑选择了认同。
首先,转发者被刺激、诱导出被人拉黑的不愉快体验,继而将这种不愉快体验投射给下一个承接者,承接者认同这种不愉快体验,进一步转发。
投射认同完成,并不断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陆续造成大规模、大范围的群体行为。大家都在体验不满,又不断传播不满。
“负性关注”
在茫茫数百朋友中,可能潜在着将我拉黑的人,这件事情我无法容忍所以要不惜惊动所有朋友将其揪出。这是转发者的感受。
可是从逻辑上说,在转发之前,因为不知情,被拉黑的愤怒是不存在的。那么转发行为无异于在本无愤怒的情况下主动寻找被拉黑的愤怒,然后在找到的时候,愤怒到:看被证实了吧!
再则,“被拉黑”是小概率事件。在大样本的情况下,小概率事件有其必然性。“可能存在拉黑自己的人”是必然事件。
换句话说,“有人拉黑我”不就像“我认识的人当中肯定有人不喜欢我的人”一样稀松平常嘛。
既然如此,那些主动群发消息以证实自己被拉黑的行为就有些自找没趣了。毕竟更多朋友与其保持着虽不聊天却依然默默关注的平凡而友好的关系。又何必把注意力局限在那些似乎不甚友好的关系中,被激惹起心中怒意,还投入情绪和精力予以回应呢?
不自觉将精力投注于不愉快体验,由此总结出一些片面的负性经验,并无意识主动寻求不愉快体验,对负性经验进行强化,形成强迫性重复。
不幸的人总是在重复不幸,痛苦的人总是在重蹈痛苦。可悲在于:竟是自找的......
“需要被认可的个人价值”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删,那种被侵犯的感觉激起了愤怒,以致不惜群发揪出“真凶”。被删究竟侵犯的是什么?
当一个人的个人价值依赖外在世界时,外在世界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其轩然大波。对他们而言,固定好友的组成带来个人边界的稳定感,那是我之为我的原因。
被删,则意味这自我存在边界的破坏,是对自我的一种攻击。你删除我,就是否定我。否定我,我就不存在了。我都不存在了,群发一个消息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他们愤怒了。他们的愤怒里包含着依赖。
“最可能的假设”
除却那些病理的解读,最有可能的假设其实是:
月黑风高无人夜
天朗气清真无聊
人之常情转一转
闲来无事吐吐槽
批:无事吃瓜可好

标签: 微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