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使命

时间:2012-02-02 09:39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这是21世纪末的伦敦.——题记.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生活着许许多多忙碌的人们.上班,下班,值日,逛街,做饭,洗衣……是他们的日常生活程序,不可缺少的,也是能使他们的生存空间感到充实的东西.谁又曾想到,这个世界的尽头,还有那么一棵苍老的但却很精神的高大的松树.这不是棵普通的松树,在松针与枝叶之间,藏着一只可爱的小精灵.但是她却又人的模样:双手,双脚,美丽的脸蛋,温柔的长发,只是多了一对天使般的洁白翅膀,她的身上发着奇迹般的浅绿色灵光,一种和平、温馨的感觉.那纤细的手腕上玲珑的浅绿色灵珠夹杂着明亮的黑色方块石的手链.不错,正是这只手链的浅绿色光芒,才得使这棵生活了380年的松树一直拥有娇艳的绿色,它是女孩的家也是女孩的爷爷.女孩的名字叫慧理子,但是在这100多年里她都显得很失落,每天只能待在这里看巴黎的艾菲尔铁塔,荷兰的风车,峡湾的风光,埃及的金字塔……
     学生们每天在这里来来往往,美丽的校园终年透露着沧桑与陈旧——这是伦敦一所古老的中学.学校两旁的公路在绿荫的围栏下显得宁静、安详,清晨稀稀碎碎的阳光透过林荫投射在这两条路上,为学生们备上一份嘴温馨的礼物.伦敦塔桥上的车辆,地下的地铁都在平静之中忙碌着.伦敦的每一个角落都像往常一样,或充实,或空虚,或忙碌,或清闲地在时间地推动下一分一秒地滑过,人们已习以为常,这样地生活没有人会在意.
     城市地一角居住着两个巫女,她们是刚刚从休斯敦飞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寻找100多年前走丟了小妹,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小妹就是我.巫女的住宅旁栽着许许多多的铃兰,它们美丽,纯洁.巫女们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花,她们依然记得我小时候的模样以及我头上的那株洁白的铃兰.但是没有人会知道,在我走丟了的第二天,正是这株铃兰要了我的命.
     铃兰的繁殖能力很强.它们的毒性绝不亚于一条眼镜蛇的毒液,同样可以置人于死地.它们靠洁白美丽的容貌来迷惑人们,再加上诱人的芳香足以让人们产生栽养它们的冲动.最初的铃兰只有一粒种子,它生活在世界尽头的塔尖上.没有水和泥土,它不能生长,因为它的生存条件就如一般的种子一样.几百年前人类的祖先发现了那粒像灯泡一样大的种子,并且取走了它.后来有人建议栽培它,起初在铃兰还是粒种子的时候,它的毒性并不大,它是在不断获取养分的条件下迅速加剧毒性的蔓延的,但是可怜的祖先们并不知道这一点.在长达10个月的栽培中,铃兰毒死了无数触摸过它的人.这是当年女娲补天的时候不小心漏下的一块石头,因为有灵性,所以在时间的不断洗涤中演化成了一颗种子.可不幸的是这种可能危害到全人类的植物的唯一安全性也被善于探索发现的人类祖先给毁掉了.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是当年的一个小小的错误举动酿成了之后长达400多年的大错.数不尽的无辜的人们命丧于铃兰手下.而每一次大劫难都是由一两个不明事理的人把铃兰迁移异地所造成的.幸运的铃兰正是在这些“便利车”的帮助下为非作歹的.可悲的是,还有更多的看不到事物本质的人们不知道铃兰刽子手的一面,在恶魔的手下,却浑然不知.
 
为什么我还能在这里愤愤地叙述我所看到的,经历的一切呢?因为我还没有死,虽然我的躯体已被铃兰侵蚀了(巫女的尸体一直都是铃兰最好的西餐)但是我灵魂依然存在.铃兰吃掉了我的躯体,但是它永远无法吞噬我的灵魂.因为我的法术可以帮我逃脱铃兰的毒性,这是巫女特殊的本领.我们的祖先告诉我们:巫女(巫师)只有死了以后,灵魂才可以穿越时空,看到更早以前所发生的事情,但是这样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自从巫师(巫女)家族建立以来,曾经有两个人,一个巫师,一个巫女这样做过,那是为了帮助人们解开长期以来一直困惑着人们的谜团.因为我们家族的任务就是保护人类,维护世界和平,但如果有哪个巫师(巫女)有私心的话,那么他(她)的法力就会自动消失,接受天空之城的惩罚(天空之城里住着耶和华和他的母亲玛利亚),毕竟,这是我们的使命,为了人类,为了世界和平,我们注定了要用生命去作赌注的.
     早在100多年前,我就尝试着做了我的第一次牺牲——揭开了铃兰之迷.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告诉人们他们身边埋伏着的危机,那个杀手.100多年里,我就在天地之间飘摇,看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并用我的法力帮助善良的人们.如今的铃兰已经蔓延了大半个地球了,它的威力太大了,我的巫术对于它来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因此,我必须找到我的爷爷,我想现在也许只有他能帮助我了。
     两个巫女,哦,不,应该是姐姐吧,她们已经染上剧毒了,这样下去,她们迟早会没命的。整个伦敦每天都会莫名其妙地死掉好多人,站在人类的角度来说。
     学校已经停课了,车站,塔桥,商店,市场都不再喧闹了。城市里笼罩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死一般地沉寂。偶尔会听到铃兰“咯咯”的笑声。它不会吃掉人类,只会让他们在痛苦中死去,在恐怖的芳香中死去。伦敦的科学家们疯子般的在研究铃兰,当然这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因为材料需几个人同铃兰展开殊死搏斗时才勉强能抓掉它的几片叶子拿回来做实验,之后这些人变一个个死去。在从事这项工作的同时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科学家们的毅然决然让我感到震撼。我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因为铃兰的毒性是远非21世纪的科学技术能制服得了的,这样即使将铃兰的叶子所在密封超厚的玻璃实验杯里也无济于事。它的毒性是可以穿越任何障碍物侵入到人类包括巫师(巫女)体内的。
     我飘过城市上空,看到宽敞的街道上都是静静熟睡的人类,只是这样的睡眠会很长时间,或许永远也醒不了。我擦掉眼泪,突然想起了天空之城,十字架上的血液是否能洗净人间呢?我虔诚地为人类祈祷着,泪水不住地往下流,因为我看到了我的无能为力,一股强大的挫败感笼罩整个灵魂……
     我飘过许多国家,许多城市,终于看到了世界尽头。我看到了那个塔尖,失落的塔尖伫立在世界尽头,人类遗弃了他,他也遗弃了种子,遗弃了他爱的世界。这么多年来,就只有一棵苍老的高大的精神的艳绿的松树还有一个可爱的精灵守护着他,也只有这个角落在数百年的迁移后还是这么宁静。他就是我的爷爷——大地的守护神。那个精灵到底是谁?我只是知道,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没了意识,失去了知觉。
 
后来爷爷发现了我,可是我却与那女孩合为了一体。爷爷告诉我,她没有灵魂,而我没有躯体。难道?难道!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吗?“是的”。几乎就在我怀疑的同时,爷爷告诉了我。爷爷还说,我们俩是他的星座,双鱼座。我是巫鱼,后来成了巫女,而她是树鱼,后来成了精灵树,就附和在了爷爷身上,而我们都肩负着天空之城的使命。没有了我们,爷爷也会消失的。我抬起手腕,看到了凌凌的浅绿色,一种奇异的灵光,在我是一种兴奋和激动。我还感觉到她的内心世界极其空洞,这也不难理解爷爷说她没有灵魂。她的名字挺好听——慧理子,恰巧我没有名字。
     目前,铃兰已经跨越到了北美洲。我很奇怪为什么只亚洲的东、南部没有遭到铃兰入侵,也就是中国。爷爷含着泪说:“孩子,那是我们的故乡,是我出生的地方,那里有我抹不去的记忆,我的半个生命也在那里保护着那片土地。爷爷老了,不能再保护家乡了,我……”爷爷说着,身上突然开始冒血,一股股,一柱柱,我看到那是绿色的液体,一大片,一大片的。那是铃兰的新生种子在爷爷的那半个生命上肆意践踏。铃兰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把新生种子留下,3天以后,成千上万的动物、植物、人类就会被它们一扫而光。我和慧理子疯狂地流泪,喊叫,哭声、叫声淹没了整个地球,但却始终没有回应。
     我们唯一能听到的只剩下铃兰肆意、发狂似的笑声,是的,它还是来了,来到了世界上唯一鲜活的角落了。它的叶子在爷爷的躯体上疯狂地缠绕着,血和泪漂泊似的洒下来,埋没了房屋,埋没了原野,埋没了森林,埋没了城市,埋没了那座塔的大半个身子,只剩下孤独的塔尖在愧疚地呻吟着。我和慧理子再也看不下去了,不住地念咒语,施巫术,但对于铃兰毫无用处,爷爷终于艰难地张开了口:“不要再做垂死的挣扎了,它的威力,你们是对付不了的。孩子,听我说,看到你手上的手链了吗?不到万不得已,它是不会起作用的。你的使命……就……就是……牺……牲……”眼泪早已止不住了。我们现在是一个人,一定要凝聚成一个人,一个人的思想,一个人的举动。对!爷爷的话启发了我们。
     (此时由作者叙述)此时,天忽然下起了雨,在闪电和雷公的鸣叫下,绿手链开始有反应了,慧理子正在凝聚所有的注意力召唤它,她们果真合为一体了。绿光不断地扩大,扩大,在极短的世界内笼罩了整个世界。
     慧理子闭上眼睛,双手合拢,跪在老松树前。她想要挽救爷爷的生命,挽回他的体温,挽回他和蔼的表情,挽回他所有的回忆,但是来不及了,毒性已经蔓延到了老松树的五脏六腑。他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了。慧理子天使般的洁白翅膀悲伤地煽动着,为爷爷抚下最好一滴泪。
     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都被围在绿手链里,夹杂着铃兰失败的痛吟声。不知过了多久,绿色灵光在渐渐减弱,笼罩的范围也在慢慢缩小。那条手链在微笑。所有铃兰的新生种子都在自动燃烧,与之同行的是城市的灰飞烟灭。慧理子终于支撑不住了,合拢的双手顷刻间垂了下来,是的,她倒下了,嘴角留着一滴蓝冰泪。洁白的天使之翼消失了,手链消失了,铃兰也消失了,留下塔尖憔悴的面孔,爷爷倒下了,带着最初的微笑倒下了,他一定在欣慰孙女的能力吧。
     整个世界就这样变成废墟,化为了灰烬。也许有人会说,最终的结果不还是化为虚有的嘛,但我想不是,因为它的消失整好给了女娲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们等待的将是一个更美丽的世界。
后记:这就是使命,穿越时空,震撼人心。正因为世间的善良与责任才造就了一个拥有绝对使命的家族,不是吗?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