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纯真年代

时间:2012-02-04 09:59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我尚还记得他那时的样子。端坐在课桌上百无聊赖涣散的眼神。双手托腮。头发染成浓重的黄色。稚气未脱。
  手指细长。爱大声的唱歌。走起路来仿佛鱼。肆无忌惮的在马路上随意行走。
  穿着打扮亦是千奇百怪。厚重的衣物裹在身上。如同螃蟹。被着沉重的铁盔。给人极其难接近的感觉。
  喜欢雨天。他常常跟我说起他的童年。在雨水冲刷的南方青石路上,来回奔跑。路面有积水,青苔以及绿色植物在雨水中轻轻摇摆。闭起眼睛狂奔。身上,鞋子上都是水流过的痕迹。笑容璀璨。
  有很多的幼时玩伴。他一一说给我听。男孩子一有时间就聚齐起来打弹子。那些明亮晶莹的玻璃弹珠。在阳光照耀下,闪烁出刺眼的亮光。男孩子的汗水挥洒。却依然痴迷。不离开彼此。成群结队。笑声爽朗直接。不像现在。每天要戴上厚厚的面具。伪装自己的情绪。
  他对现实诸多不满。常抱怨。有“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的意味。古人彼时已经有这种说法。所以那个时候,每次听他无精打采或者愁容满面的说起愁苦的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言语。
  时间会流下轨迹。而条条沉重的轨迹上我们会成长。
  他是我的朋友。6年。中间分开了两年。现在又重聚起。
  已经20岁了。生命所赋予他的一切他已经学会掌握。坐在我的对面。在小镇上面的咖啡店。狭而小的厅堂里。他手指间的香烟弥散出阵阵烟雾。遮挡住了我缠绕的视线。
  一身轻便的工作服。头发上有着哩水喷洒过的痕迹。湿湿的头发根根竖起。身上洁净的气味。有淡淡的柠檬味道。
  我和他两年没有见面。曾经以为会永不相见。彼此还曾[size=4][/size]经发誓日后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永不相见。
  那时候,因为很小的事情。吵的很凶。大叫大闹。险些动手。最后谁都不服气,硬着头皮跑到马路上打叫日后谁在理对方谁就是小狗。现在想来,已经变成笑料。只觉得那时行为可爱。童言无忌。
  问起他两年来的近况。他一下子笑了。是很幸福的微笑。有一股起在他的笑容间轻轻荡漾出来。
  有了自己满意的工作。尽管工资并不高。但至少是自己的专业,自己的爱好。而且比较自由。
  感情方面也已经有着落。有一个女孩子已经和他住在一起。可能会打算结婚。计划范围之内的事情是要买房。父母那里有一部分,自己也有一些。单位也能分担些。
  我听的吃惊。想想自己快20.依然深埋校园。孑然一身。不免心生悲凉。学起他多年的样子,向他吐苦水。他听后又笑。他说在学校也是好事,多学点东西是一点。换句话说多一门手艺是一门了。日后总不会吃亏的。
  问他现在有遗憾吗?他点点头。说。只是当时不努力,要不现在我一定会在国外。
  他从小向往法国。天生的浪漫情节。一直唠叨着巴黎精致的街道。还写过类似诗情画意的文章,拿来给我看,里面完完全全有小资情调的感觉,巴黎的景致时常出现在他的文章的字里行间。
  我说,日后还是有机会的。说完,喝了一大口淡而无味的咖啡。
  给我看照片。20岁笑容灿烂的他,身旁是一个安静的女子。长长的秀发如瀑布。色泽黑亮。是他一直喜欢的类型。两个年龄相仿的青年。站在阳光班驳的树影下,安详满足。
  我捏着照片,光线里微微眯起眼睛。
  眼前这个沉稳洁净的男人。循规蹈矩生活的男人。黑色健康的头发。笑容内敛明亮。
  我突然笑了。一瞬间,脑海里翻腾的是往事。仿佛我们依旧置身那间沉闷的教室。他染着蜡黄色的头发。桀骜不逊。毫无忌讳的走在喧嚣的马路。不可一世。侧耳倾听,空气里好象仍然飘飞出他的歌声。张扬有力。好似我一抬头,就又可以看见他涣散的眼神。稚气未脱的样子。唉声叹气的说自己愁苦。想起两个稚气的孩子在马路上大声叫嚷的神情,说那些日后永不想见的话,带着一种狠劲。倔强耿直。。。。。。
  两年的时光改变了很多人和事。
  眼前这个男子。再一次露出笑容。年轻蓬勃的面容散发出明亮光线。天真纯洁的笑容。我们又好似回到从前。卸下重重面具开怀舒心的笑了。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