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时间:2012-02-05 09:07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我在黑暗的角落里再次被逼迫到绝境。狭小空寂的柜子里,他的双眼突然闪烁出丝丝泪光。童年时候,明亮的容颜渐渐清晰。微笑挂在僵持的嘴角。荡漾出他空旷深邃的双眸。 
他在黑夜中凝望着我,眼神凄冷孤绝。窗外的大风呼啸而过。杨树的枝桠在风中轻轻摇摆。空气迅速冰冻。天空似乎有大雪降落。 
他的黝黑皮肤一直蜿蜒到脖子,胸前空空荡荡的没有修饰。我下意识握紧手心里的项链。冰冷的银制饰品。原本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给他带来熠熠光彩。现在,饰物却冰冷的粘在我宽大的手掌。没有温度。 
我的喉咙开始疼痛。我尝试着叫他。在黑暗中,狭小的房间里。声音出去后迅速被夜色吞没,于是我再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尘,尘!” 
一 
我常常看见他。在他死后的365天里。 
每天子夜,幻觉带着我回到2年以前的冬天。天气干燥寒冷的冬季。他的脸像一把利器刺入我鲜血奔腾的心脏。我的瞳孔里绽放出他的影像。他慢慢伸出手说“来,我们一起。” 
他的声音这样清晰可辨。仿佛他就依偎在这间屋子的莫处。轻易就可以看见他,看见他忧郁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神情。 
打开他的房间,里面似乎还萦绕着浓烈的咖啡香味。以及凌乱堆放着咖啡罐子的书桌。残破的椅子无力的瘫倒在木制地板。大本大本擂在一起的书籍。光碟被肆无忌惮的堆砌,简易的包装食品。一直残留在这间屋子里。一切保持着他生前的原貌,没有改变。 
我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行走。打开窗,看见窗外延伸至天际的空旷白色马路。淡淡的路灯投下蒙胧的影子。 
我和他好像回到从前。大步的奔跑在无人的公路。边跑边大声的尖叫。用力甩开身上繁重的服饰。在冬天的气温里,只穿一件白色汗衫。 
汗水黏稠着流淌在身上。我们依偎在路灯下的阴影里。点燃一跟七星。 
然后,我开始慢慢的吐出烟雾。他的脸在迷烟里模糊起来。天真纯洁。他看着我,轻轻的说:“好久没有这样歇斯底里的奔跑。感觉自己好像在飞翔。” 
繁复的银质饰品在他胸前闪烁出凛冽光泽。 
他英气的脸庞上闪出光芒。微笑温柔的荡漾出来。 
我斜着头,靠在路灯上。看着他。用力的呼出一口气。 
二 
我和他的家临着不到2公里。我们从小就认识,并且一直保持了15年的友情。 
他一直租着房子,在那条宽敞公路的旁边。一间小而窄的屋子。他的全部生活费用来自他手中那支画笔。他给杂志社画插图。生活的一直很拮据并且小心翼翼。 
有时候,他会买很多东西放在屋子里。这些东西可以足够他生活很长时间。然后他整天足不出户。一连几天。门都紧紧的关着。等我下次去看他的时候,他拿着厚厚的一叠画稿满足的看着我。手举到半空,像个孩子般高兴的微笑。 
然后,他会笑着把稿纸塞到我怀里,耐心等我一篇篇翻阅着。给他看后的观点。每一次,他都安静的听我分析,要我告诉他,他的不足。他全神贯注的盯着我,然后机械般的来来回回往嘴里灌蓝山。 
我在美术学院学习绘画。他已经退学,开始自己生活。 
他很珍惜自己的画作。将他们一篇篇的放置在书桌的抽屉里。工整的放在一起。然后他回过头,告诉我:“等到有一天,画纸整整堆满了一抽屉,我就要出书。” 
他的父母在他16岁的时候,婚姻出现裂缝。父亲开始频繁的不回家。母亲整日精神恍惚。父母一见面就开始无休无止的争吵。他目睹父亲残忍粗暴的行径,将他母亲狠狠推倒,用脚用力踢打。混乱里听见母亲孤绝的哭喊。他站在门口,流着汹涌的泪水。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17岁的冬天,母亲死在浴室里。满满一池血水晕染开来。母亲漆黑凌乱的长发在水池里沉浮。她僵硬的嘴角似乎流露出解脱以后的快感。嘴角上扬。微笑蔓延。 
他18岁以后退学。拒绝父亲支付的一切费用。自力更生的生活。他离开家的时候中带了一跟粗长的银质项链。项链的底部是一个可以打开的圆扣,打开,里面是母亲和他绽放出来的笑容。如同黑暗中一丝明亮的光,照亮黑夜。 
我伤感的抚摸着这些画稿,抬头时,却触碰到他忧郁的眼神。 
我看着他,说。以后,我就是你哥哥。我们不离不弃。 
三 
他始终带着那条项链。没有离手。 
我在美校的学习也已将至结束。那天下午,我在学院里的画室里看见她。阳光斑驳的照耀在窗外生长的爬山虎。她靠在敞开的窗前,白衣蓝裙。手中是厚厚的稿件。她正专心的注视着桌椅上我残留下来的画。 
光线洒落在她孱弱的背脊。她浅浅的笑着。没有留意到门口正在注视着自己的我。她偶然抬头。双眼盛开在我的瞳孔。我看着她,没有说话。沉默很久以后,她伸出手。她说,你好。我叫啊燃。燃烧的燃。 
很多年以后我还记得她当时明媚的样子。白衣蓝裙的站在光线洒落的窗前。表情天真的注视着我在桌子上留下的画。我们抬起头,四目相对。便好似忘记了时间。永恒一般。 
我开始和她交往。每天骑着自行车等在学校门口。生活开始如同流水。转瞬即逝。我满足的过着有燃陪伴的每一天,渐渐的疏远了尘。 
贪恋和燃再一起的时光。 感觉到她坐在自行车后面轻微的呼吸。我带着她漫无目的的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越喧嚣寂静。这辆破旧的自行车,就是我们的世界。 我们都是对生活满足并且抱有感恩的孩子。珍惜着时光。一点一滴。 
四 
我和燃在晚上并肩走过公路的时候。发觉身后有人跟踪。我拉着燃的手,奔跑在巨大空旷的公路上。背后的人也开始奔跑。我们拐进一旁的树林。正好撞上一群衣冠不整的人。面色凶煞。 
燃被重重的拽过去。我鼓足勇气狠狠的朝那人的眼角打去。一拳下去,那人似乎有些晕眩。下意识的放开了燃的手腕。 
他身旁的人挥拳朝我打来。手落到空中,突然静止不动。我抬起头。看见尘那双忧郁的双眼。燃叫着往路上跑去。头发散开来,落在月色中。仿佛迎风飞舞的丝绸 
“你去照顾她,快点。”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拉起燃就开始大步跑起来。跑到尘家附近的时候,我叫她躲在窗台下面。自己又不顾一切往树林跑去。 
那条白色寂静的公路。蔓延无边。 
我在公路旁的路灯下面找到被打晕的尘。他英气的脸上出现了淤血。我抱着他,咬牙切齿的大声骂着。泪水却不自知的蜿蜒而下。 
五 
我在尘的家里住了很长时间。照顾他的起居以及生活琐事。 
燃常常来看我们。买很多很多的蓝山。书,以及尘喜欢的食物。 
她微笑。对躺在床上裹着石膏的尘说。我喜欢你的画,它们让我看见生命的跳动。 
阳光明媚。光线从敞开的窗户直射进来。变化成根根光柱。照耀出燃标志的侧脸,照耀出尘微微眯起眼睛的神情。站在一旁泡咖啡的我,竟产生了幻觉。感觉他们再一起是如此般配。 
我们细心的照料下,尘很快康复。 
我和燃又依旧开始那些无所事事却心甘情愿的生活。 
燃总是和我说起尘的画。充满崇敬的语气告诉我,那些画多么美妙绝伦。多么精致,有生命力。并且一直向我打听尘的事情。安安静静的坐在自行车后面,听我说起尘。说起他母亲绝望自杀,他怎样忍受生活的不公。怎样自力更生。 
女孩的脸上渐渐湿润。泪水流下苍白的脸颊。她紧紧的环住我的腰。闭上眼睛。 
我一直以为她对尘的好感来源于尘那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那一天,在我帮尘整理画稿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燃的照片以后。我的精神底线终于被攻陷。 
我崩溃了。 
照片里燃的笑容灿烂夺目。如同天空明亮的星辰。十八岁的少女,站在海水汹涌的海边。浪潮拍打脚踝。白衣蓝裙。头顶是刚刚生起的日出。 
我记得燃曾经告诉过我,这张照片是她最最钟爱的相片。 
我将照片翻出,在背面有她的字迹。上面写着,我喜欢你,尘! 
六 
在大约一个星期以后,燃哭着告诉我,她要出国了。 
我已经和她彻底决裂。 
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后,我还是不能平静。电话里,她告诉我。本来她以为我会挽留她,可是我这样绝情。 
我拿着听筒。很想笑。可嘴角僵持着。泪水涌出眼眶。 
她似乎还不知道我和她分手的原因。 
突然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怜虫。被两个我深爱着的人欺骗玩弄。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骂着自己。你,是个可怜虫! 
并且告诉自己,从此不在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一个星期以后,燃真的出国了。出乎意料。 
我以为尘会留住她。可是,没有。她走的那天。天空始终阴霾寒冷。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对着天空泪流满面。 
我不会原谅尘,永远不会! 
七 
在燃离开这里的第60天,在我和尘决裂的第60天。我决定要离开这座城市。 
这个决定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现实在我的面前显的理直气壮。唯有离开,才是最好的方式。 
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收拾好了行李。在离开家的时候,慢慢点燃一跟七星。 
打开许久未动的信箱。灰尘扑面而来。我用手在空中驱散尘埃以后,拿出信箱里满满的一叠纸张。 
大部分都是广告。促销单。我一封封的展开。又扔掉。 
在厚厚的一叠里,我发现有一封信。包装简易。字迹潦草。唯一吸引我的是上面没有邮戳。 
我好奇的拆开。尘的笔记铺展在白色纸张上。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两句话。 
为了我永远的哥哥,我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以为一切会重新开始,可是我这才发现我连唯一的朋友亲人也没有了。 
我拽着信封,没有说话。 
八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了雪花。 
洁净的大雪纷纷扬扬。落进我敞开的领口里,湿润出一些水迹。 
我大步朝着尘的家走去。 
我要告诉他,他没有失去我。我恍然大悟一般。泪水斑驳。 
尘的家依旧那个样子,凌乱不堪。我轻轻推开他家的门。却没有找寻到尘的踪影。空气沉闷。我一间间的打开。一声声的呼叫尘的名字。 
可是他仿佛像融化的雪花。再也找寻不到。 
九 
他死在紧紧关闭着的衣橱里,表情安详天真。手中握着的是那根银质项链。 
他的 容颜又蜕变到童年时候的清透凛冽。我哭着掰开他的手掌。项链颓然坠落。 
吃了大量的安眠药。睡着死去。没有痛苦。 
我失声痛哭。 
那个和我奔跑在公路上的男子,那个严肃的叫我保护燃的男子。那个叫我哥哥的男子。那个自力更生颠沛流离的男子。 
终于化为缤纷雪花融入了城市的上空。 
十 
我最终没有离开这里。 
我花钱续租了那间房子。 
每年清明附近,我会来尘的家。在这里小住几天。然后在清明离去的时候对着黑暗说上一句:“尘,走好。” 
我不知道尘现在是否还好。但是我会双手合十,为他祝福。 
祝福他。祝福燃。也祝福自己。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