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往事如风

时间:2012-02-06 10:58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一)
小学一路走来,风平浪静,成绩还算突出的他总会有许多人护着,宠着。
也许正是这些,那些童年的天真,纯真依然保留着,他没有同龄人的那些大胆,或者说是故做起来的成熟。
值得欣慰的是,如此的他却总是班上人缘最好的,有些内向的同学都喜欢跟他做朋友,当然包括女同学。
虽然说,在这个特殊的年龄阶段里男女同学交往是很受关注的,甚至可能会无故地被讥讽,嘲笑,但他不会为此而改变什么...


初中了,班上有个叫丽的女同学,她是一些男生私下议论的焦点。
当时的他不明白校花的含义,他只知道她真的很漂亮,是个文静内向的女生,很少说话,跟男生说话的机会就更少。
也许是他的成绩还行,又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而她却总有很多的学习上的困难,并且就坐在他的前排,如此的安排,他们早已是好朋友了。

一直到读初三,15岁,那年六月...
逐渐成长的他,开始明白校花的含义。
看着别人嚎叫着她的名字说“我爱你”时,虽然是不懂什么叫爱,却是心里有种心慌。

他仍记得,那次的六一节是周末。
附近小学的活动很多,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去了那里,有的混进小学生里去看免费电影,有的去看小朋友表演的节目了。
那天,只有教室里只有他在教丽做数学题,早答应好的。
做完了题,他对她说“六一节快乐!”
她吃了一惊,“你还想过六一吗?......那就祝你六一快乐吧,我还是免了吧。”
他点了点头,“好啊,没什么不好,童年多好啊!”
她没再说话了,低头认真地看着书。

教室很安静。
打着替别人传话的幌子,他终于冒出那句话来:“有个男生要我告诉你,他希望你做他女朋友。”
她愣了一会,说:“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的俗气啊?”看来她不是惊讶他说的话,而是惊讶他也会说出这话了。
“我...我就是俗气,怎么滴?”他傻笑着。
“我看你不只是俗气,是俗不可奈!”她有点生气。
“人家说了,事成有我好处的呢,这...对你对我都是好事嘛,当然要帮忙了。”他继续着。
“为了你的好处?这话你也说的出口?把我当什么了?找打吧你?”说完拿起书本拍了他一下。
他不好再说了,只是傻笑着。
“你要知道,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你,我还没帮她们传话呢。”她也跟着笑起来。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啊,说说看都有谁,看有没我喜欢的。”除了傻笑,他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掩盖心里的慌张了。
“真想知道吗?那你告诉我喜欢谁?”看来,她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容易对付。
“那你先告诉我你喜欢谁再说。”
说完这话,他想起小时候常玩的“你先说我再说”游戏,而结果是最终谁都没说。
这次也同样,她抛下一句“就不告诉你”,飘然而去。
想着她刚才脸上泛起的红晕,他的心头突然涌上一阵莫名的喜悦......


(二)
中考的日子并不比高考的压力少,而人也总是耐不住煎熬,总想找点快乐的元素来冲淡转移,而同学间的互开玩笑是仅有的办法了。
这样相互娱弄相互的方式,确实给这黑色的六月增加几分斑斓的色彩来。
而快乐的时间就在无声无息的停止,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没有丝毫的预兆。

他也是个懂得幽默的人,却没想到一次开的玩笑大了点,竟然把她弄哭了。
原以为她是在闹情绪而已,没什么大碍,道了歉却没什么效果,他只好安慰几句就离开了。
但让人不解的是,她的一个好友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告诉了班主任,并带来传话叫他去一下班主任那里。
以为这不算什么大事的他,坦然自若的敲响了老师的门,还未来得及开口,老师塞给他一句“回去叫你爸来说!”
他懵住了,有点急了,想努力解释一下。
但老师根本不想听,“现在就回去!懒的跟你说!”
“现在?现在都7点多了。”他更加纳闷了。
“是现在!今天晚上不见你爸来,明天给我滚出教室!”老师的语气更加坚定了。
......
他没再说话,只是呆在那里,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的他,没有避开老师冰冷的目光,咬紧牙,对视着老师,眼里的火热是那么的感受透彻。
老师起身走了过来,把他推出门外——“快去!”,再“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在老师的门外,他仔细的回想事情的经过,真的只是一件小事,他很难理解老师如此的举动。
从未有过的委屈,他还是强忍着泪水跑去教室,从同学那里借了自行车。
同学都劝他,不要理,都这么晚了还叫你回去,真不讲道理,别回去看他能怎么办。
他还是愤怒地离开。

天幕已经降临,没有月色,只能隐约见到路面暗暗的反光。他机械的挥动着双腿,抬起头看着天空......
由于没有看着路面,他连人带车跌落路旁的小坡下,膝盖一阵剧痛。躺在地上,握紧拳头再次望着天空,在心里发下一个誓言后,他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继续赶路。
强忍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随风飘落,留下一道泪痕......

回到家里,爸妈刚吃完晚饭,爸看着电视,妈正在收拾桌子。
看着他回来,妈问他怎么回来了,他低声回答说“老师叫爸现在去下学校”。
“怎么了,跟人吵架了?”妈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怎么这么晚了还回来,出大事了?”
“没有!只是一件小事,他非得要我现在就叫爸去!”他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委屈,泪水再次哗燃而下。
“把眼泪擦掉。”爸起身穿了件衣服,“走吧。”
他点了点头,“恩!”
坐在爸的摩托车上,他的心里好生愧疚:“爸,我真的......”
爸没让他说下去:“别说了,爸是清楚你的,不过你要记住,以后不准再哭了,天塌下来了也不能哭!”
“爸,我知道了。”除了点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终于到了学校,他和爸来到老师的办公室里,老师笑脸迎了上来:“哎呀,老同学,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请你来。”
“好说,好说,给你添麻烦了。”爸上前跟老师握手。
他很奇怪老师的一前一后的行为,反感他是如此的龌龊。
爸转过身叫他先去教室,他跟老师谈谈。他点了点头,带着鄙视的眼光看了一下老师就离开了办公室。

不到半个小时,爸来教室找他:“老师也说了没事了,你就别担心什么了,我回去了。”
“他没跟你说什么吗?”他疑问了。
“没说什么,好好念书,天气有点反常,别感冒了。”爸回去了。
想着爸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只是为了听老师的一句“真不好意思”,他的眼又一次湿了......

(三)
之后的几天里,他的心情总提不上来,只是没有目的的看书做题,她也没像以前那样老找他问问题了。
一天之间他们成了陌路,虽然他很想跟丽说声对不起,却总是没能启齿,就这样僵持着。

而在毕业的前几天,那个告诉老师的同学传了一张纸条给他,向他道歉。
并告诉他:“我和丽在你离开学校后跟着追来了,丽说这么晚了怕你出意外。看着你和你爸回来时,丽才肯回来。”
看到这段话,他的脑子里犹如晴天霹雳,更加懊恼自己太执着,对不起丽。
他不能再这么坐着了,立即找到丽,想亲口告诉她他的抱歉。
但丽在没等他说,先堵住了他:“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其实那天我只是心情不好,根本不是在生你的气,真的对不起。”
“不!说对不起的是我!”他的心里更加愧疚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那...我们都别说了吧,就当是个误会,我们依然像以前一样是好朋友。”她微笑着。
“恩!”他狠狠地点了点头,“那天你和那个同学在我回去后就跟了出来,我...刚刚才知道的......”
“没什么,你没事就好。”她避开了话题,“有时间吗?有道题我一直做不出来。”
“有!当然有!”他激动的难以自控。
丽笑了,笑的那么甜,像六月的阳光,灿烂逼人,温暖着他沉睡的心房......

能像往前一样是好朋友,他们是做到了,但那天发生的事,已悄然在他的心里产生一道隔膜。
所以,有句话,总是不能说出口;有种感觉,却是没能再出现。
但是,那句话他也很想说出来,那种感觉一直都在,却是被那道隔膜枷锁了,他清楚的很,他们仅能是好朋友而已。
在这最后的几天里,他看出丽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某种心慌和期待,而他却没再去理会,不是不想,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开心里的那道枷锁。

中考后的第二天,班上在教室举行了联欢举会。
他知道从这天后,“同学间的再次相逢会在何时”是没有肯定的答案,包括他和丽。
教室里少了往日的紧张,多了一种压抑的气氛,别离的忧愁。而仅非同学关系的同学却也多了几对,往日怕被见到在一起的情侣,此刻也不再顾及,这样的时候,K歌是最好的选择。歌声确实非同一般,犹如桌上是凌乱的水果和零食一样散乱。
最后合唱的《朋友》把这气氛推到了最高点,他的心里也有一种强烈的酸痛,却只是安静而机械的磕着瓜子。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他的安静“帮我写下同学录。”是丽,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你是最后一个了。”
也许是天气的热,也许是她刚喝了可乐,他发现了丽脸上的红晕。
“好的。”他应了一声。
他明白那句话的下文,看着丽欣然的走开,他突然想跟丽说声对不起。
翻开了那本沉甸甸的同学录,他真不知道写什么好,最后只是写了名字和一句“我们永远是朋友,祝你快乐!”就送给了丽。
接下本子的丽一脸惊讶:“这么快?”
他说了句“对不起”就慌乱逃离了。

不多久,一个同学告诉他,丽把拿本子撕了个粉碎,现在已经回家去了......

(四)
时间如流水一般,慢慢地在流淌,也慢慢的在改变这个世界。

对于丽,虽然他跟她的家相隔不是很远,却是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面。
而他隐约从同学那里得知,她已经嫁人了,好象还有了个小孩......
而当年的那个老师,却在前年心脏病突发,才40多岁就过早的离开人世。
想想他自己,曾经的天真,早已经不知道所踪;曾经的理想向往的执着,早已烟消云散......

深刻的那年六月,而如今早已误是人非。
她有她的幸福生活,老师有老师的天堂欢乐,他有自己的人生漫漫。
往事如风,留下的只有许许隐痛的回忆的伤疤,继续经历着风吹雨打......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