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童话故事的结局

时间:2012-02-14 09:27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我不喜欢童话故事,更不喜欢它的结局。
  总是那样圆满,太不真实,或许就因为这样它永远都只能是童话。
  然而现在,我却期盼着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局,而我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当最后一场雪在温煦的阳光中消失殆尽,温暖的春风就笼罩了这个小小的南方城市。天空变得久违的明朗,草地也渗出片片绿意,空气中飘荡着青草和泥土的淡淡清香,连街道两旁的梧桐也争先恐后的绽出粘稠的嫩芽,贪婪的追逐着温暖的阳光。
  我坐在公车上,看着窗外那春日里独有的亮丽风景却没感到一丝暖意。
  早上九点,公车上的人不多,大概是因为过了上班的时间吧。我向老板请了半天假去看望住在市郊的母亲。昨天她打来电话说有些不舒服,叫我们去看看她。我没告诉敏,因为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最近公司接了一笔大生意,每天我都忙得很晚,于是经常就在办公室里睡上一觉,这样对于我来说倒是件好事,因为我不用回去面对敏,我的妻子。
  窗外,阳光很好,许多行人悠闲自得的散着步,脸上漾出满足的微笑。车拐过街角,我看见一对新人正在甜蜜的相拥。身旁有人正向他们身上丢洒着闪闪发光的金纸。那些金纸随风飞舞着,这让我想起那天敏把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然后我看见那些纸片在房间里,在我和她之间飘洒着。那头,敏流着眼泪,一字一顿的对我说,我不会同意离婚的。我不知道她何以如此执着,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现在我只是想结束这个错误,让我们都回到我们自身而已,这对她对我都是一件好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汽车在终点站停了下来,我这才发现车上已无他人,除了我自己。司机也先我一步下车,不见踪影。我起身下车,沿着马路走了四五分钟,左拐进一条小路,这是儿时经常玩耍的地方,而今却几乎没什么变化。走了约莫十分钟,我在一幢两层楼的平房前停下脚步。母亲似乎早已等候在那里了,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大厅里空无一人,摆设也与我上次来毫无二致。我上至二楼,在母亲的房间里找到了她。
  她见我进来,微笑着拉我进去坐下,然后我问她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她的脸却沉了下来。
  你是不是要和敏离婚?她一脸严肃。
  是的。我老实回答。我知道母亲或许就是为了这件事把我叫过来的。
  为什么?她对你不好吗?她歪头责备的看着我。
  不,不是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我知道她为了我的婚事花了不少心思,敏也是她千挑万选出来的。然而,我真的无能为力。本来,我还试图去接受,但后来发现不行,根本不行。因为我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男人和女人,我似乎更喜欢前者。而且我还是望不了林,望不了他给我的感触。
  母亲仍然不厌其烦的说着敏的优点,说她为了我的婚事所做的种种。我看着眼前这个苍老的女人,刚过五十岁的她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也爬满了细细的皱纹,这个女人,这个刚生下儿子就失去了丈夫的女人,我怎么能让她如此伤心,她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她宝贵的青春。我只是低着头,在这空气里略微有些发霉味道的房子里,我在心里深深的谴责自己。然而我能做的仅此而已。令人几乎虚脱的疲倦感再一次笼罩着我,我欲奋力挣脱,它却愈来愈紧,我知道,惟有死亡才能让我解脱。
  从母亲那里回来,我回了一趟家。敏见到我很是欣喜,赶忙张罗着饭菜,我坐在熟悉而又陌生的客厅里,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或许是太久太久没有哭过,忘了其中不可或却的某个程序,我终究没能哭出来。然后我向敏保证以后我会每天按时回家。她微笑着看着我,眼睛里擒满了泪水,然而我知道,我再也不能为她做更多了。
  结婚两年,我一直没和敏同床,开始她还显得不太介意,可后来她为此发过还几次脾气。我还记得有一次,她在半夜突然起床,把房间里所有的灯统统打开,然后她把一切能看到的玻璃器皿摔得粉碎。我看着分飞的玻璃碎片在午夜沉寂的房间里发出无比清脆的声响,灯光洒在上面发出一片诡异的光。敏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她的几缕头发被汗水粘在额头、脸上,眼神愤怒而哀怨,她赤裸的双脚被碎片划破,流出鲜红的液体。
  即使那样,我也没向她妥协,我从她绝望的眼神中看到了我的残忍。她不明白,我残存的东西已经很少很少了。我把林给我的记忆和感触当作我最珍贵的东西用围墙一层一层地圈起来,我告诉自己,我必须保护它们,因为它们就是我本身。
  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创意总监,公司不大,工作量也很不稳定,有时几天甚至一个月也接不到一桩大的广告,因此公司已经裁员好几次了,整个创意部就剩下了3个人。所以一旦有几个客户同时找上门来,我们就会忙得不可开交。然而,一旦空闲,我就会走遍这座城市的每个咖啡屋,品尝那里各种口味的咖啡。咖啡对于你来说就像维他命。林曾经这样形容我。我喜欢咖啡的味道,苦中带着醇香,很让我陶醉。大学时代几乎每个周末,林都会陪我坐着公交车走遍那座城市的每个咖啡屋。其实他不是很喜欢喝咖啡,每次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喝下一杯又一杯的咖啡,然后傻傻的笑着。他不是一个爱笑的人,然而他的笑容却近乎完美,直到现在我还把它们剪辑成的图片一张一张的藏在我心里最最私密的地方。

    进入大学,发现自己性别曲向的不同,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感到困惑与无助。我害怕同学的嘲笑,也害怕母亲为此伤心难过。直到遇到林,他给了我亲哥哥般的照顾,在他的关怀里,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与温暖。
  烦恼的时候我可以尽情倾诉,高兴的时候有他与我一起分享。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样幸福。不管我多么任性,林都能温暖的包容着我。而我总是喜欢这样那样的捉弄他,然后看他有点气愤又无可奈何的笑脸。
  林的眼睛沉静而深邃,透出一股坚定。我曾经固执的认为我的父亲也一定有着那样一双眼睛。在这样的目光中,我感到安全而无所畏惧。林喜欢抽烟,每每他要抽烟的时候,我都会远远的躲开,我不喜欢烟草呛鼻的气味,但我喜欢林抽烟时的样子。蓝色的烟从林的口中徐徐而出,在空中优雅而缠绵的起舞,演绎出不可思议的形状。有时他也会故意吐几个烟圈,很圆很圆,直到逝去的那一刻还保持着原本的形状。林说这是有技巧的,先要把烟笼在口中,然后轻轻的吸口气让烟紧贴口壁,然后再轻轻的吐出来才会有那样的效果。我只是听着并不尝试,因为我知道没有人能吐出林那样漂亮的烟圈。
  时间如风般钻过我的手掌,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林,而不安也一天天的堆积在我的胸口。我害怕林会因为我的不同而转身离开。我知道有一天我又要孤单的走那条永远也走不到头的小路。然而我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那晚繁星万里,月亮明亮而圆满。我们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星星。林突然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么?我扭头看着他,他的目光热烈而执着。我的心不觉跳得异常的快起来。为什么?我小声的问。他扭头看着天空,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顿时我的心变得冰凉。他却微笑起来,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你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手使劲的掐了一下大腿,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的心又再次乱蹦起来,林却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我们永远也不分开。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但我从他的目光和手掌中感到了他的坚定与真诚。我知道从那一刻起,我再也不必害怕任何东西,因为我们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上班时经常会在车上碰到一对情侣,他们从中途上车,所以大多时候他们只能站着。男人总是让女人站在人少的地方,然后自己站在她的身后,为她挡住那些拥挤的人群。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就会想起林站在我身后的情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个女人的甜蜜与幸福。然而我们的幸福终究没有像林说的那样。
  快毕业的时候,母亲就为我在家乡找了这份工作。公司的老板是父亲生前的好朋友,他们的关系很是不错,听母亲说父亲以前还救过老板一命,所以我的工作安排老板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我知道母亲希望我回到她的身边,毕竟她除了我已经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林也是独生子,他也希望自己毕业后回到自己的家乡照顾父母,他还曾经说想要我去他的家乡工作,我当时只是随口敷衍了他,我知道我不可能丢下我的母亲。
  即将离开林的痛苦一天天的折磨着我,而林似乎没有感觉到。他还天真的以为我真的会和他去他的家乡工作,那样我们就不必分开了。我没有告诉林,我不想让他为难,与其一起痛苦,还不如让我一人承担。于是在我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在林的房间里,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松手,然后我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给了他,我知道这将是我一生最美最美的回忆。
  有些东西逝去了就永远不再回来。在离开林的十年时间里,我常常会想到这句话。时光如流沙般在我身边流逝,淹没了许许多多的东西,然而它却象是忘了我的存在,我还是我,没有被淹没,没有死亡。难道上天要让我永远活在痛苦中不成,又或许要给我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局?我不知其解,我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我看着雁过花落,冬去春回,我的心一天天的冷却,苍老。
  直到我几乎放弃了任何希望,他却突然又出现在我的眼前。阳光温暖而柔和,我在一家名叫来生缘的咖啡屋里,这已是我到过的这座城市的第三百家咖啡屋。这家咖啡屋有种名叫来生缘的特制咖啡,味道香醇柔滑,苦涩中微微带点甘草的味道,不知怎么让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低头看着那黑色的液体,它微微颤动着,里面居然慢慢映出林那张久违的脸来。不等我察觉,一滴眼泪就已经顺着脸颊落入杯中。我被一个人拉起紧紧的抱在怀里,那就是林,我知道。咖啡屋里有很多人都看着我们,但我没有挣扎,我只是在林的怀里,深深的吸了几口林特有的体香,然后我也用手紧紧的抱住他,不再放开。
  林告诉我,在我离开后,他很痛苦。他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只知道我的家乡是这座城市,然后他放弃了回乡而来到了这里,找了份不起眼的工作,闲暇时就会逛各种各样的咖啡屋,他知道惟有这样,他才能更快的找到我。后来他索性辞去工作,和朋友一起开了这间咖啡屋,调制了那种特制的咖啡。他知道我一定会来,只是没有想到一等就是十年。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十年时间并没有让他有多少改变,他的目光仍然沉静而深邃,坚定而执着。我知道我将不再孤独与无助,因为我已经找了我本身,成就了完整的我。
  我到了林的房子里,在城市的南端,不大,但很精致,里面摆满了我和他的照片,那上面我们笑得特别美好。十年的分离,而今我们终于又找到了自己,我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完完全全的给了林,在林温暖而热烈的怀抱里,我再一次有了哭泣的冲动。
  整个夜里我们都没有睡着,林紧紧的抱着我,宛如怕我再次离开一样。我则把头靠在林宽硕的胸口,温暖而安详。
  林,明天我们去看日出吧。我喃喃的说。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轻声回答。好的,明天我们一起去看日出。
  凌晨六点,我们先后起床。我看见林还像大学时那样使劲的刷牙,白色的泡沫充斥着他的嘴巴。十分零九秒,我笑着对他说。他也笑着看着我,轻轻的吻过我的额头,把牙刷递给我,我喜欢用他牙刷的感觉,那让我觉得亲切而甜蜜。然后我们各自收拾妥当,林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等我开口,他就告诉我说家里已在两个月前为他找了个女朋友,在他北方的家乡。我只是唔的应了一声,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去责备他。然后他又补充似的说,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我微笑着,用手把他凌乱的头发抚平,不再言语。
  我们驱车到了海滩,天色依然暗淡,不见月亮,惟有几颗星星好奇的眨着眼睛。我们拖去鞋袜,踩着细细的白沙,上面立刻留下一串我们深深浅浅的足迹。海水也很安静,海浪有节奏的轻轻的拍打着海岸。我牵着林的手在海滩上散着步,不知怎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母亲和敏的身影。我的心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揪得生疼。我和林在沙滩上坐下,我把头靠在林的肩膀,他一手搂着我的肩膀,一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我们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凝望。天空比刚才亮了些,星星不知隐去了哪里,海面的轮廓渐渐清晰了,海浪的声音在耳边此起彼伏,偶有几只海鸥低低的在海面飞翔着,发出令人心寒的尖叫声。
  真会有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吗?我这样想着并且发出声来。
  林不语,只是用力的握着我的手掌,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我看见海面已经泛起白色的微波,水天交接的地方,出现一条亮亮的光带,天空中云朵漂浮,一条粉红的云彩划破天际。太阳终究要出来了,我微笑着想。


标签:美文 爱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