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浙西行

时间:2012-03-04 09:28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怀着激动而兴奋的心情,我一步步踏向了浙西的土地。



  我很少游览祖国的山河风光,只曾就邻近家乡的地方略有到过,而这一次的浙西行,更是第一次,也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一切才显得那么新奇而美丽吧。



  我和朋友两人从昌化出发,坐在缓缓前行的车上,映入眼帘的除了山还是山,抬头看去,整片整片的翠绿,山山围绕,有如万重山,望得越远,颜色越淡,让人不禁联想起中国的国画,一应的墨色就可以构造出一幅诗意的图画来。“风景如画”,一直以为只是个极普通的词,却原来只有在这样的景色中才真正感受得真实。



  与我同行的朋友是当地人,见我一脸的激动,于是热情地当起了临时的导游,给我讲解起浙西的美景和动人的传说来。她说浙西一带的植被在浙江是保护地最好的,只要看看这漫山遍野的绿色就知道了。这里的山又比较陡峭,陡得要人仰视它才好。朋友笑着开起玩笑,也许正是这么陡峭的山,才让那些有歹意的人止住了迈向这片大山的脚步,这么美丽的风景才保留到现在。



  渐渐地能看到有水的地方了,清澈的溪水浅浅地流淌着,淌过因长年冲刷而磨得光滑的小石块,静静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像是不忍打破这广阔的宁静。朋友说这是进入浙西大峡谷了,浙皖交界,浙西一带的山其实是安徽黄山的余脉。山与山之间的交错,形成了一道长长的大峡谷,便是浙西大峡谷了。我不禁遐想,若能在飞机上俯瞰,那么这蜿蜒狭长的峡谷,一定会像一条腾云飞舞的巨龙,盘旋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间,有着和黄山一脉相承的雄壮气势,让人惊叹自然的神力。



  车子渐渐深入了群山,浙西大峡谷的水时浅时深,时急时缓,时而静谧悄然,时而潺潺欢跃。一路驶来,沿途都可见到山水相依,无声无息,却似乎正是在这样的静寂相依中暗含着一种永恒的相守,比鸟儿嬉戏追逐于树林之间多了一种厚重的塌实,就像这群山给人的稳重。溪水中一处处小石块露在水面,一片望过去,连成一条条灰白相间的绸带,立在水中央,那流淌的溪水分成两半,却在不远处又悄悄地交汇,像恋人之间的小别重逢,又若即若离,才见得异常的甜蜜和温馨。



  一路上,朋友不停地指着一些树问我那是什么树。自然,我没能答上来几个,橘树,柿子树倒还认得,至于桃树、李子树、石榴树等许许多多就叫不上名字了。我新奇地盯着一棵棵后退着的树,心里想着大山的美好,有山有水有人家,又有随处可见的财富。突然朋友有点神秘地指着一个方向,问:“看,那一片,猜猜,知道是什么树吗?”我抬眼望去,满山的一片,茂密的树叶间隐约露着一些圆圆的果实,我摇头。朋友又笑着问:“知道临安三宝吗?是茶叶、竹笋还有山核桃,这就是山核桃树了。关于山核桃还有一个传说呢,相传当年朱元璋抗元,手下大将刘伯温大战失利,退守临安,多日无法出阵,军粮问题无法解决。一天一群士兵发现了这漫山遍野的果实,很是高兴,采来吃却发现很麻,众人以为会空欢喜一场,又愁眉不展。这时有人提议煮过之后再吃,这么一试,味道果然很不错,又香又脆,这样一来,刘伯温大军不禁解决了粮食问题,扭转了战局,而且从此发现了山核桃,水煮之后再食用的方法也一直流传了下来。”长长的故事吸引了我,我相信,群山之中必是隐藏着很多动人的故事,我舒了一口气,为这样的故事,更为了这样的大山。



  沿路的山上零零星星有些人家,在山腰,也有在山头。在一色的苍翠之中特别显眼。山高,雾气重,群山缭绕,烟雾朦胧,将一处处的人家衬托得若隐若现。我想如果现在在山腰间走着一个人,穿着白袍,那我一定会疑心那就是凌驾在云雾间的白衣仙人,身驾仙鹤,手执拂尘,来去在群山之间,简直就是一种仙境。朋友称他们为“白云人家”,立于群山之中,飘在云雾之间,我低头静思,觉得这称呼真是再确切不过了,竟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名字来,不禁脱口而出:“一生愿做白云人家!”



  车子弯弯曲曲地缓行着,越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天黑前,到达了目的地。带着一路的疲劳和难以抑制的兴奋下了车,看着同车的人渐渐散去,我的微笑爬上了脸颊。也许对于大山来说,我们这些人只是些小蚂蚁吧。



  我并不是随旅游团来,只是应朋友邀请才前来游玩的。下车时,天已微微发黑,当晚,我就借宿在了朋友家里。伯父伯母都是质朴而友善的山里人。他们有着土地般的皮肤和笑容。他们和我语言不通,偶尔朋友做一下翻译,更多的是我们用手势和笑容来传递着信息。朋友家里还有一个年事已高有点耳背的奶奶,也是对我一脸老人特有的慈祥的笑容,我知道他们是让我别拘谨。正是吃饭的时候了,一应的土家菜,每一口都透着泥土的味道和山里人家的气息。伯父给我夹了一块肉,用手比划着什么,朋友说,我爸说这是我们自己家里腌的肉,让你吃一块。我对着盯着我看的伯父笑了,一口咬下去,尝出的是浓浓的温暖。饭后我破例和伯父喝了一些米酒,醉意有了三分,陌生感早已消失在醇香的酒味里了。于是我和伯父伯母天南地北地侃起来,只是苦了两头翻译的朋友,小小的屋子里,五个人,一味的欢笑,伴着灶台里的“毕波”声,我只觉得从烟囱里散开的青烟都是温馨的了。



  夜渐渐深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虫鸣,热闹极了,比起城市的喧闹,我欣然接受了这种独特的欢迎仪式,我闭上眼睛,然后幸福地入睡。



  第二天,按照朋友给我定的行程,我们一大早地出发了。由于避开了游客众多的大峡谷景区,前往的是浙皖交界的小九华山,就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了。说起交通工具,这儿地处偏僻,又到处是山,山路狭窄,汽车几乎是没有的。但这里每一户人家都有一辆摩托车,出门不便,要走山路可要走上好几个小时,于是就全赖着摩托车,“嘟”地一声远去,空寂而辽远,扬起一路黄土,自有一番味道,这样既解决了交通问题,又成了这一带的特色。这次出游朋友就骑了自家的摩托车载着我出发了。前一天坐在汽车上只能透着窗户看外面的景色,而这下我抬头就可以看见整片蔚蓝,像是从笼中飞出的鸟,尽情享受身心的自由奔放,依然是山是水,心境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沿途到处有玉米地,一片片的金黄,每株都比人还要高出一截,正是初秋季节,玉米大多已经成熟,望着这些诱人的玉米,我忽然有种冲动——像小朋友去公园偷偷地摘花一样,如果没有被发现,就有一种幼稚的快乐。我推推朋友,说明心意,朋友却笑着说:“这里的玉米啊,你去摘好了,没人会来抓你,我们这儿谁家没种玉米啊?你要想摘啊,等回去帮我家摘,多着呢,好几亩地,够你摘几天,看来今年我家的玉米有人帮着收了。”我听后忍不住大笑,为了朋友的幽默,更多的是因为山里人家的这种质朴。



  一路欢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小九华山。我抬起头,看到一块牌坊一样的东西,上面用水漆写着“小九华山”几个字。我想起了古时候的隐士高人,仙居于深山或田野之中,野野无名,却像这块石牌一样以自己特殊的姿态立于人世间,不管世人欣赏与否,上有蓝天,下有黑土,四周环绕着翠绿的群山和潺潺流淌的溪水,真是一种生命的极至了。



  眼前是一座高山,没有路,只有一条残破的栈道支在山壁上。我惊喜极了,只知道刘邦攻打项羽时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没想到现在就有一条实实在在的栈道横在眼前,心中的喜悦和“栈道”一词在我心中的雄壮融在一起,化做一股急急要去踏一踏那木板的冲动。木板有些松动,却还算结实,足以支撑起我的重量,我一面沿着弯弯曲曲的栈道前行,一面不禁时而停下脚步抚一下长满青苔的岩壁,拨弄着各色的叫不上名字的小野花,面对这样的美景,我似乎一下子变得童稚了,对什么都好奇,都充满欢喜。一路走来,越来越险,偶尔有些地方缺一两块木板,需要小心翼翼地跨过去,真是乐趣无穷。走够了,走累了,朋友提议到顺山而下的溪水里感受一下另一种心情,我欣然答应。脱了鞋子,光着脚丫进了水里,很凉,透心的凉。有一两条小鱼,悠闲自在地游着,等我低头看时,忽地窜到了别处,不见了踪影。我们沿着溪水一点一点向前走着,水时浅时深,有的地方比人还要高些,只好绕到一边过去。走着走着,竟到了尽头,是一条不大的瀑布,水从石块和石块之间冲出来,由于地势的原因,形成一条天然的瀑布。巨大的“哗哗”声冲击着耳膜,我和朋友都兴奋地尖叫起来,我忍不住冲动,向朋友泼起水来,给她来了个“突然袭击”,朋友来不及反应,被我弄得一身湿,性情上来,两人孩子般地玩起水来,幽静的山林之间顿时荡开一片愉快的欢笑。许久,玩得累了,找了一块大石头,顺势躺着,仰望蔚蓝的天空,和一两朵调皮的白云。太阳不大,晒在身上,很舒服很舒服,闭上眼睛,满世界的明亮。



  “咕咕”,肚子叫了起来,我才发现早上和朋友走得太匆忙,忘了带上吃的,我有点急了,玩得正尽兴,如果就这样回去,未免有些遗憾。朋友忽然神秘地对我笑笑:“不怕,我们的午餐不用愁呢。”我不知道朋友指的是什么,这里地方偏僻,没有小店,连人家都很少。朋友告诉我这里是大山,当然有很多野生的果子可以采食用了。我又是抑制不住的激动,没带午餐,却居然有这样的惊喜在等着我。



  我们原路返回,这回可不同于刚刚的上来,原先只顾着欣赏风景,而现在则是要看看这路边有没有可以供我们食用的小东西了。我笨得很,什么都不认得,、也不知道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朋友就内行多了,从小在山里长大,一会儿告诉我那个小青果可以吃,只是还很小,一会儿告诉我那棵树上的红果子可以吃,而且味道很不错,微微有些甜。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与其说是在摘果子,不如说我对朋友饶有趣味的解说更有兴趣。一段路走下来,我们竟采了一大把各色的野果。突然朋友一声欢叫:“快来,我们的午餐真的有着落了。”我顺着朋友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是一大片灌木丛里的红果子,“是山查,好多”,朋友迫不及待地跑去摘,我也兴奋去一起忙活起来。没一会儿工夫,就装了满满的口袋,朋友见我摘的劲头,笑了:“小心,扎手,青的就别摘了,等长红了给别人留点吧。”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于是渐渐住了手,把一路上采摘过来的果子就近到溪水里洗干净,放进嘴里——一阵甘甜,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清新的气息。



  一整天,我们乐此不疲地游玩着,天色已经不早,我和朋友才不得不踏上回去的路。我惊异于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竟让我对这里产生了依依的感情。即使是一草一木,也值得留恋,而让我依依不舍起来。只是不得已,我看看山,看看水,随手在鹅卵石堆里捡起一块洁白的小石头,摩挲了一会儿,放入口袋,然后转身离去,算是这片大山留给我的记忆吧。



  回到朋友家,仍是热情而家常的招待,一样的气氛,但少了点陌生和客套,多了一点融洽的暖意。晚饭过后我便早早地上了床,窗外虫鸣依旧,我却能安然入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该是离去的时候了。这次的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和伯父伯母挥手作别的时候,我忽地泛起一阵酸楚,仰望着四周的山,一切都变得熟悉,心中竟莫名地惆怅起来。朋友送我顺着石子路出去,我不时地回头看,山慢慢地后退着,越走越远了,伯父伯母还站在门口,人影已经渐渐模糊,我举起手左右挥舞。忽然远处飘来一个声音,我听不懂,却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再来啊!只三个字,刹那间,我的眼眶里涌出泪花来,淳朴的三个字,托起了我此行的全部感受,快乐和感动一下子都涌上来,我大声回答着:“伯父伯母,我一定会再来的!”



  顿时,整个山谷都回荡着我的声音。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