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怀念我的六一

时间:2012-03-06 09:42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今年的七月一过,我就满了23岁了,想一想六一儿童节已经远离我很多年了,很多很多年前就与六一断绝了关系。大约是初三吧,那年以后就再也不知道六一是何节日了。


        回忆一下我多少年来几乎都忘却的六一节!


        我有一个哥哥,唯一的一个哥哥,其实还有姐姐的,不过没有养大就夭折了。我们村只有一个小学,从我现在来看,那确实是一个小的可怜的学校,只有几间小破房子,初中部的教室稍微好点,是砖墙的,小学部的全部是土墙,墙上都在脱皮的,而且墙壁不是竖直的,而是倾斜的。操场是土的,一下雨就满地泥浆。有一年的三月吧,学校组织放风筝,全校的同学都去河坝(嘉陵江畔)放风筝,当然,那是大约90年左右,没有现在的这样到处有卖风筝的,都是自己做的,哥哥早早就在家用竹片和纸自己做了一个风筝,然后不知道去弄了写钓鱼线,然后就去了学校。我们周围的没有读书的邻居,尤其是那些女孩子都去了河坝看放风筝,我也跟着去。漫天的风筝乱七八糟的飞(其实风筝也不是太多),还有高压电线,风筝飞的并不是很高,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好了。


        这是第一次接触学校的活动,直到后来我上了学前班。


        农村里没有所谓的幼儿园,都是去学前班,或者直接就上一年级。我是6岁的时候上学前班,在一个破烂的教室里,墙是倾斜的,就在我学前班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和了解了六一节的意义。


        学前班是一个女老师教,现在几乎都不记得她的模样了,还能隐约记得她是一个个子不高,但是稍有点严厉的老师。由于年纪太小,对于时间的记忆几乎都没有,在懵懂中就到了六一儿童节,老师教我们全班跳舞,然后告诉我们全班会去镇上的大礼堂表演,于是我们很认真的跳舞。


        到了六一节的那天,我们全班早早到了学校,老师们给我们化妆,每个男生女生脸上都会擦点红粉,脸蛋看起来红红的,女生的眉心贴一颗美人痣,都要画口红的,撅着嘴让老师画一下,然后抿一下,要是看着不对称,就再画一次。然后老师们在我们的吵吵闹闹中说了点注意事项,无非就是不要乱跑,不要找不着人之类的,然后全班浩浩荡荡的下河坝,上船过河,到了镇上的大礼堂。当天所有家里有孩子上学前班的家长都来了,当然,礼堂不是很大,家长们都只能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


        隐约还记得我们当时跳舞的是歌曲是《种太阳》,虽然我现在还是会唱这首歌,但是早已不记得当年跳舞是如何跳了的。不过还是能记得有一个动作是双手展开,左右移动,因为我上台前就考虑过这个动作不能做的太大,否则就要摔倒的,所以现在还能记得。


        一曲歌舞很快就结束,我们走下舞台,然后过了一会就散场,各自的家长带着孩子离开。出场的时候一个女生告诉我说口红的甜的,我舔了一下,果然是甜的,怪不得那么多女生都喜欢画口红,原来是因为口红是甜的,嘴馋的时候可以舔一下口红解馋。不过我倒觉得画上口红感觉挺怪的,因为嘴唇一直都是干的,挺不舒服。后来我妈来了,给我买了一个锅盔吃(大约有人不知道这个东西吧,相当于是烤馍,四川的特点,很多人也应该知道的,但从网上所能搜索出来的和我们那里的完全不一样的,说起来话就长了,就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再说)。我小心翼翼的吃着,生怕口红要掉色的,但是当我吃完以后发现口红已经掉了一大半。


        那是记忆比较深刻的一次六一,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上舞台跳舞,画口红,到现在为止也是最后一次。本想学国标舞的,但是一直没有人教,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学,男生画口红未免太笑话了,也一直没有再画过口红。


        后来的六一基本都是与我无关的,我绝大多数都是做观众的,甚至有时候连观众都不是,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野到哪里去玩了。


        从一年级到初三,我基本不算是好好学生,但是也不是所谓的坏学生。在学校不犯事,基本是游离于老师的视线中,考试我基本也考的不坏,但是我不喜欢所谓的好学生,总觉得他们都是太喜欢读书的,和我显得有点不入格,这个观点一直保持到现在,到了大三仍然是看不惯那些超级热爱学习的人,成绩好永远与我无缘。我和班上的优等生来往不是很多,所以每年的什么节日,老师都是从自己喜欢的好学生中选出一些人去参加唱歌跳舞之类的,又把我游离于一边。


        每年的六一是一个让人期待的日子,那时候妈妈会给我拿一点零钱,我就可以去买零食了,于是又不得不想起许多小时候伴随我们长大的零食,比如棉花糖之类的,但是我小时候只吃过一次棉花糖,就是在某一个六一的时候,两匙白糖生产出来的,大约是三分钱还是五分钱吧,当时觉得真是美味。学校还有卖桃子,杏子之类的水果,杏子一角钱三个吧,桃子是一角钱一个,那时候就觉得能吃个桃子是多么奢侈的啊。还有干脆面,和方便面是一样的,但是是直接吃的,不是用水泡的,这也是一个奢侈的东西,要五角钱呢!那可是天价。汽水是一角钱一袋吧,还是两个关系好的小朋友一起喝的。学校还有卖花的,都是卖栀子花,香气扑鼻,那绝对是世界上最香的花。一角钱一把花。女孩子们都买来几朵或者是从自己家里带来几朵用橡皮圈绑在头发上,那可是非常流行的发型。


        对于我来说,六一基本就是一个让我吃零食的日子,父母也基本不反对,也会多给我一点钱,或者就给一元钱!天!一元钱啊,财主!绝对的财主!于是就放开买东西玩,直到回家的时候把前花的只有几分钱,然后回家被父母又臭骂一顿,说是大手大脚,不知道好歹,败家子。真不懂,我们小孩子一年过一次节日,多花钱都会被骂,那你何必开始的时候就给我这么多钱呢?


        六一的时候我们班上还有一个保留节目就是合唱,因为班上实在是拿不出来节目了,而学校是要求每个班都要出节目的,于是我们只好是合唱,全班上台,一个同学在前面指挥。所谓的指挥,说白了就是反复把手左右摆动,划弧线,反复下去,我们就唱歌。学校的舞台很小,于是大致的安排节目表就是先是合唱,但是是独唱,然后是舞蹈之类的。因为开始的时候要在舞台上摆上板凳桌子,用来搭建一个阶梯型,指挥者首先站在台前,同学就依次上台,第一排站好,第二第三排一次上去,然后每个人对着前面两个同学的肩膀缝。站好以后,指挥者向台旁的伴奏的老师挥一下手,然后音乐响起,我们唱歌。然后是结束。我对合唱没多大兴趣,反正唱的也不好,直到多年以后我还是不敢大声唱歌,除非是在宿舍折磨兄弟们的时候我放开唱,于是他们都纷纷抱怨“歌星们唱歌是为了要钱,而你唱歌是要命。”


        现在还对初三的六一儿童节的一个片段记忆比较深刻,因为我们是6月7号去参加中考,于是老师就限制我们玩的时间,并告诉我们说:“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们都要注意点。而且年纪不小了,参加儿童节有意义吗?”我们眼巴巴的看着老师离开,我们不得不在教室看书。不过我们并没有安心看书,外面的音乐很好听,还不时有喝彩的声音,靠窗的同学都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爱学习的当然和我们这些神仙不一样,用卫生纸塞住耳朵继续看书,不过我一直怀疑那小小的纸团究竟能起作用么?有同学终于忍不住跑出了教室在阳台看,于是全班呼啦啦一下都出去看了,班主任老师也管不住了,也于是就放我们看去了。当时最精彩的是一个大约5岁的小姑娘跳舞,《掀起你的盖头来》,非常轻盈的,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穿着维吾尔族的服装,戴着那种小帽子,感觉那一个美啊!真的是跳的非常好!我现在还能稍微模仿一点。不过始终还是不能记得她到底是怎么跳出这么好看的舞来。


        零零散散的记得一些关于六一的东西,这个远离我近10年的美好回忆,现在始终无法回忆起仔细的一点一滴,有时候仅仅是通过我的侄女侄儿了解一点,品尝一下那遥远的属于我的时光!


        于是又不得不叹息,时光如梭,光阴似箭,白驹过隙,我们瞬间老去,那些纯真美好的日子我也不知道丢在哪里。记忆里模糊的仅存的一点,远远不是我想要的,那我们究竟在干什么,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度过,我究竟留下了什么!


        一点点随心的文字来纪念我的六一!!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