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漫说烟雨江南

时间:2012-03-13 09:4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以前读这诗的时候,总难体会其中的妙处。生在江南,却更多的是向往着北方,苍茫北国,带着激情豪爽,总会叫自己激动不已。终有一天,漫步烟雨之中,见着再寻常不过的雨丝轻落湖面,伴着“沙沙”声,不慌不忙地泛开圆晕时,才惊叹,幸好由着这一场细雨,才让我恍然发现原来风景一直就在身边,差点错过。
 
  相对于北国的豪爽,江南更多的是秀气。即使没有来过江南的人,单单看看苏杭刺绣里的风韵,便也能得几分其中的灵性。一直自豪且略带偏执地以为,没有来过江南的人,是不懂得《采莲曲》中“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的滋味的。自不同于北方的大漠风沙,相比之下,却秀气得可爱。那在碧绿中嬉戏采莲的女子,鱼儿也欢跃,带着朦胧,朦胧到仿佛带人走进了梦的发端,一切都隔着一层粉红的薄纱,似乎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却只可远观。
 
  江南的秀丽自古已有,似乎在这片水土下,很自然地就把人的性情也熏染带上了娟丽的色彩。南宋王朝偏安一隅,依靠着南方的富庶而忘却了国仇家恨,现在想来,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住惯了北方的统治者们,乍到南方,见到的完全是不同的景象,发现原来中原之外,另有天地,堪比人间天堂。既然如此,北方就送给金人吧。“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日日夜夜的歌舞升平,岂能不消磨了人的意志?南宋早已随风而去,可江南的秀丽却一如往昔,绽放着迷人的光彩。
 
  江南烟雨的名诗。最初一听戴望舒这名字,还以为是一位女性诗人,诗意的名字下才写得出如此浪漫清秀的小诗。后来才知道戴望舒是位男诗人,生于杭城,想来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便连一个名字也叫人浮想联翩。《雨巷》中那个撑着油纸伞,从寂寥的雨巷中走过的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姑娘,叫人过眼便难忘却。远远地望着,人影在雨帘中渐渐模糊,伴着远去的身影,不禁思绪飞扬。
 
  “水乡”之名来之以久,小桥、流水、人家,无论是绍兴的石板古桥,乌镇的乌蓬小船,还是苏州的亭台楼阁,无不带着梦幻而唯美的气息,仿佛天性使然,娇小可人。无怪乎大户人家自有大家闺秀,普通人家亦处处是小家碧玉。不争风骚,却自显绰约,惹人怜爱。
 
  呵,烟雨江南,多么美妙的一个词语,淡雅而不艳丽、清新而又底蕴十足。苏轼之爱荔枝,故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谈。对于江南,我看倒不妨改用一下,“夜夜烟雨伴入眠,不辞长作江南人”,岂不美哉?

标签: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