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梦田

时间:2013-03-10 09:1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女孩小心的把叶子摘下,放到早晨的阳光下,被阳光照射的露珠像是闪着光芒的珍珠。脱下百分之女装和鞋子,不理会母亲在身后叫唤,赤着脚在泥土中奔跑,脚底传来城市感受不到的温度。窜进了爬满藤的棚架里,阳光被隔离了,伸手拨动倒挂着不知名的豆类,风吹过,叶子沙沙响着,那是收获的声音。

 

钻出了棚架继续往山头奔去,边跑边唤着工人的名字,工人探出头问:apa?(什么事?),女孩却回说:tak apa!(没什么事!),说完往开得一片红彤彤辣椒园跑去。

 

那是自然的味道,那是父母心血的果实,那是大自然的给予,那是父母的期盼。

 

女孩不知道开垦的艰辛,不懂如何看天气也不知道季节的重要。一切以为如父母给自己的爱那般,都是自然而然的事,似模似样的学着摘辣椒却被辣椒辣着眼睛哭着找父亲。走到蓄水的水塘想看看有没鱼儿却被母亲揪着耳朵拖走,森马还不明白什么叫危险。

 

玩累了,又往棚架钻,找个地方一屁股就坐下,没想到会把农作物坐死。望在被风吹动的叶子,看着阳光闪动,问着果实的香气,女孩不知不觉犯困,趴着自己的手臂就睡了,怎么不怕老鼠和蛇呢。梦里的天空慢慢暗下来了,好像要下雨了。嗯,好像感觉到雨滴了,一滴两滴,一下全洒在身上了。女孩跳了起来,睁开眼一看,自己还在棚架里,可身上真的全湿了。奔出棚架正好遇上在找自己的母亲,母亲一看全身湿透女孩笑了。原来是自动浇水器启动了,而自己睡着了不知道。

 

换过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女孩又坐不住了,往邻园的可可园看去。趁父母没留意,悄悄的溜了过去摘了颗可可果实,剥开了就取里边的果肉吃,因为以前看过父亲那样做过。太得意了就容易忘形,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到底是不了解农场里会有什么东西,于是在往回走的路上,赤着脚踩到了钉子。父亲循着女孩的哭声飞奔而来,抱起就开车送到诊所打破伤风针。

 

从那一天起,农场的一切只出现女孩的梦里。



看着一排排后退的油棕树,一下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而小弟却熟练的开着车左转右拐的。到了!小弟把车停了下来。我看看车窗外,依旧是油棕树,梦里的辣椒和可可呢。从车厢拿出沾满泥土的工作靴子,鼻子传来一股熟悉的味道,那似乎在梦里出现过的味道。笨手笨脚的好不容易穿上了,跟着小弟的步伐走进了油棕园。山还是那个山,但好像从未来过,不必照镜子我也清楚知道自己一脸迷茫。

 

小弟和工人们在沟通着,我伸手轻抚粗壮的油棕树干,这一片油棕已经有10年的树龄。最后一次来这块柚子美衣农地是什么时候?我竟然想不起,只顾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忽略父母的心血。蹲下捡起地上的油棕果实,耳边似乎响起父亲的笑声,往油棕园深处望去,仿佛看见一个身影,是父亲吗?

 

这是一块父母撒下期望种子的田,一生的心血倾注在我们身上,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过得无忧却被想过要回报。


标签:情感日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