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正文

姨妈 江西和迷路

时间:2013-04-18 09:19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姨妈是妈妈辈们的老大,外婆养了好几个儿女,作为老大的大姨,年轻时候经不起外婆对她的“各种残酷的要求”,孤身一人去了江西鹰潭。

       等到若干年后,她已经是成家立业,儿女满堂了。江西的计划生育不像上海那么严格,她的儿女们早早就结婚生娃,对比上海的几个姐妹,辈分上已经无法从年龄来衡量了。外婆几次要求她带着丈夫和女儿回到上海居住,可已经在江西扎根的她,怎么可能再回上海呢。年纪越来越大,回来的念想已经全无,只是每星期都要打电话来询问外婆的情况,那种牵挂的感情应该越来越深了,可沪赣之间,远远的距离,又岂能时时过问呢?

       妈妈常说起姨妈被外婆训斥的往事,可怜的姨妈又要照顾妹妹弟弟,还要负责家务,突然有一天,乖乖的她,竟然连夜勇敢地脱离外婆的禁锢,后来就再也没常驻上海了。只是偶尔的红白喜事,才呆几天,很快又回了江西。因为那里,有她牵挂的儿女和孙辈。毕竟,她已经是江西的媳妇了。她的人生,就是这样的果敢和无奈。

       流年的光影,轻缓地颤动着。年轻时候的背离,是给了自己解脱,但也埋下了深深的苦楚,听着电话里沙哑的话语,想着大姨越来越苍老的背影。换成是其他人,愿意这样义无反顾离家么?

        记得小学时候,坐在拥挤的车厢里,游走了一次江西鹰潭。大姨的老房子那时候还是在山上,几座旧房子乱乱地在低坡上,从来没在山上住过的我,异常兴奋地来回走了几圈,只是未曾敢跑得太远。没有指示牌,没有路名,只有窄小的山道和雷同的房屋。

       终于我一个人离开得远了,就像故事里的南辕北辙,漫无目标地走了好几圈,就是找不到原来的路了,我纠结、害怕。直到亲戚们分头寻找到我,我扑在妈妈怀里哭了。乖乖的我,第一次在外地迷路了。等到跟着大人们回到大姨家,才发觉自己只是没有往前翻过一个山头而已,我以为那个高高的坡是尽头,其实转个弯就是一条小路了。

       若干年后,长大的我,再一次来到大姨家,昔日的山屋早已消失了,换的是山下一排排整齐的公房。美丽的信江河上,也看不到并排的木头船一直到对岸了。而姨妈姨夫的头上,增添了白发,他们的背已经有些弯,只是那些表兄和表姐的儿女们,我一个都不认识了,也难怪,上海到江西,不算太远,但各自忙碌着生活,又何尝有机会面对面聊几句呢?


标签:情感日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