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

时间:2014-09-08 09:31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五年之后,小瓶瓶想起自己单车独闯西藏的情景,常常从梦中吓醒。
小瓶瓶的爸爸是个当兵的,在西藏,汽车兵。小瓶瓶打小对爸爸没啥印象,爸爸转业回家后,小瓶瓶正在念高中,准备考大学,住在学校里,除了放月假,就是回来拿生活费,是不回家的。小瓶瓶虽然很少接触父亲,但并不影响他的聪明,常常拿着满分的成绩单向妈妈要冰糕吃,妈妈当然高兴,看着儿子满嘴的冰糕渣子,脸上笑得稀烂。小瓶瓶对物理特别感兴趣。他在县城的重点中学读书,城里正在流行卡拉ok,放假的时候,小瓶瓶回到家里,看到墙角的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泡菜坛子,突发奇想。他把坛子里的泡菜,稀里哗啦到了出来,然后将一个个自己组装的小小的喇叭放进去,那声音像一只偷油吃的小老鼠,四只脚爪在坛子四壁不停地乱蹬,小脚丫子把坛子四壁刮得哗哗响,拼了命的想逃出来,声音就变得很大很大,那泡菜坛子就变成了一个个声音独特的音响。小瓶瓶的泡菜坛子的声音传出了村口,打破了华蓥山深处这个古老的乡村的宁静,看热闹的人把家门口很快就围得绑紧。小瓶瓶的妈妈像一根针,从人缝中挤进来,小瓶瓶和他的妹妹还在手舞足蹈的扭屁股。妈妈的手举到空中,就停住了,毕竟这两个娃儿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啷个下得了手吗?
“等扎西德勒回来收拾你们!”妈妈也是气急了,说出来小瓶瓶爸爸的讳名。
小瓶瓶的爸爸在西藏当兵,回来的时候瘸了一条腿,带回来一个二等功勋章,从此,每年有两个时间,都会有领导来慰问,一个是八一建军节,一个是春节,领导来送慰问金,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然后,小瓶瓶的爸爸就要行个笔挺的军礼,口中喊到:扎西德勒!农村人不懂扎西德勒是啥意思,就觉得稀奇,加上给领导行军礼的时候,心头肯定很激动,就会忘记自己少了一条腿,手就顾不了支架,单腿独立,像一只公鸡,于是,人们私下里就传开了,慢慢就叫小瓶瓶的爸爸扎西德勒,小娃儿见了他,老远就喊着扎西德勒,扎西德勒……一路狂奔而去。小瓶瓶的爸爸并不生气,抿嘴望着小娃儿笑。
小瓶瓶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家里罢了酒席来庆贺。小瓶瓶的爸爸高兴惨了,加上酒也喝高了点,便第一次吹起自己的光荣历史,人们才晓得他的腿丢到哪里去了。
他说,川藏公路,著名的318线,险得不得了,公路像蛇一样盘到山上,山又高得不得了,莫说开车,坐到车上都不敢往外看,魂都要嘿脱。山上经常出现滑坡,一个山坡坡一哈都梭下来了。有一个滑坡地带,人们叫他死亡地带,经常滑坡,车子经过,运气不好,就要遭埋到里面。那天,我的车开到前头,刚一过死亡路段,就听到后面山崩地裂,我回头一看,糟了,十几辆解放牌汽车就没得了。我赶紧停车,搬开落石,救人。我把乱石搬开,寻找战友,搬到搬到,我的脚一软,就啥也不晓得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拉萨的医院里,我就变成了英雄。但我不想当英雄,我想要我那条腿。
小瓶瓶大学毕业后,回来当了个老师。学校隔县城不远不近,小瓶瓶就用第一个月的工作,买了一辆自行车,二手货,骑着这辆破车,在县城和学校之间来来去去。慢慢的,小瓶瓶就认识了一路骑车的人。
大家都说小瓶瓶的车子旧,骑起不安逸,要换。
小瓶瓶说,要换可以,大家一起换。
大家不干。说车子还是新的。
小瓶瓶说,那就都换成摩托车。
不久,从县城到学校的路上,就飚起了一串摩托车。
小瓶瓶说,得有个名字。
大家说,你是大学生,你取一个嘛!
小瓶瓶取下头盔,抠了抠 老壳,说, 那就叫御邻铁骑吧。
到了周末,御邻铁骑就在四处兜风,名声越来越大。
转眼到了暑假,小瓶瓶放假了,大家说,这回子要耍安逸,跑远点。
小瓶瓶一口把一杯酒喝干,说,到西藏去,敢不敢吗?
大家看了一下小瓶瓶涨红的脸,异口同声地回答,要得!
小瓶瓶把每个人的酒杯斟满,然后端起酒杯说,干了,哪个儿不去!
第二天早上,小瓶瓶准时来到集合地点,却没有一个人赶来。
小瓶瓶就一个人上了路。
小瓶瓶开始还是有些犹豫,想回去,但想到自己昨晚好不容易才做通妻子的思想工作,两口子像新婚之夜一样认认真真踏踏实实舒舒服服地亲热了一盘,就这样回去反而没得面子。小瓶瓶嘴巴还留着老婆疯狂亲吻时的感觉呢。
小瓶瓶一踩油门,摩托车屁股放出一股青烟就飚到山梁上去了。小瓶瓶想,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实在不想走了,回来就是,不一定硬是要到西藏去嘛。
其实,小瓶瓶对西藏并没有多少了解,他只知道有个布宫,有个喜玛娜雅山,全是冰天雪地,他去西藏的目的,纯粹是为了骑车,过车瘾。所以,他只顾往前冲,啥时不想冲了,就往回开。
小瓶瓶遇到的第一匹大山就是二郎山,他从二郎山隧洞钻过去,一点都不费力,但出洞后就是两重天,天空那个蓝啊,真是说不出来,把心都蓝透了。远处山峦起伏,茫茫苍苍,撼人心魄。
小瓶瓶越骑越有劲。到了拉萨了,小瓶瓶站在布宫前,像做梦,他拍了拍脑袋,确信是醒着的,然后,继续往前走。
前面是一座座雪山。小瓶瓶喜欢雪山,他要到那雪山上去耍雪。他翻过了一座雪山,眼前又是一座雪山。小瓶瓶就不停地翻,他不信就翻不完这些雪山。
小瓶瓶终于翻到了雪山顶,那雪山上有块石头上写着几个字:唐古拉山口。山上只有一栋房子,住的是解放军,是一个哨所。小瓶瓶还是疲倦了,就到哨所去借宿。战士感到很惊讶,但天已黄昏,就安排小瓶瓶住下了。唐古拉山上没有晚上,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雪原,只有满天的数不清的星斗,证明夜晚来临。
小瓶瓶迷迷糊糊的醒来了。其实,他一直半睡半醒,脑壳一直在疼痛,只是太疲倦了,他不想动。洗脸的时候,他对着镜子一看,自己的两个眼睛,挂起了两个大灯笼。
战士说,赶紧下山。小瓶瓶便拼了命的往回赶。一边往回开,一边在心里赌咒,哪个儿才到西藏来!
渐近家乡华蓥山的时候,小瓶瓶感觉自己像一片树叶,随时都可以被一阵风刮跑。
小瓶瓶终于倒在了一幢房子前,那幢房子恰巧是一个私人诊所。医生把小瓶瓶弄进屋,小瓶瓶按着钱包,意思是有钱,但医生不理解,只顾给小瓶瓶打吊针。
小瓶瓶在路上,手机不停地响,那些失约的骑友,开始是解释不去的原因,有说家里有急事的,有说老婆不许的,反正不是自己的责任,小瓶瓶不愿听,心头有些鄙视,让他们说完就挂了。但他们还是不停的打电话,一会问走到哪里了?一会问好不好耍?小瓶瓶的行踪就变得一清二楚。
小瓶瓶在诊所输完液,眼睛上的灯笼没得了,身体也恢复了力气,便一溜烟开回了家。
小瓶瓶老远就看到家门口开着,老婆穿着花格子衬衫在屋里晃来晃去。他把摩托车熄了火,就要进屋。老婆赶紧拦在门口,问他:你找哪个?
小瓶瓶只顾往屋走,没有理她。老婆就去关门。
小瓶瓶说,我是你老公。
我老公不在屋头,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哈!
我就是你老公。
你骗人,我老公才三十多岁,你个胡子吧擦的栽老头想来占便宜嗦。
我真的是你老公。
老婆才仔细看,衣服,鞋子,的确是的。
小瓶瓶洗了澡,刮了胡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这时候,电话响了。
你走到哪里了?
我回家了。
不可能。
真的。
你莫骗我。听说你今天要回来,全城的人都到界牌山上来接你。还有电视台的美女记者要采访你。
我真的回家了。
怎么办?电话那边好像是在商量。
把他接来。
你等到,一会我来接你。
小瓶瓶被人接到界牌,界牌上人山人海,美女记者拿着麦克风要采访,小瓶瓶像个大姑娘,不晓得说啥子,差点把“哪个儿再去西藏”这句话说了出来。

标签: 游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