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人间世

人间世

时间:2017-01-19 11:56 作者:QQ地带 我要评论

小十斤和阿小五是堂兄弟,两家相隔只有十多米的距离,来往很密切。谁家有白酒(用粮食捂放中坛里一调水一起吃的那种),在门外喊一声:哥哥、兄弟来喝一口呗,我烧着水,兄弟两就有说有笑的喝酒,谈论一些哪一块地今年如何之类的话题。小十斤常说大箐的那块田被老鼠吃得很伤。阿小五说:小保生会封山,你可以请他试一下。小十斤说:小保生会封山,我也听说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是不是要一只鸡呢?阿小五说:这些都不知道,反正最多一只鸡,平时也要杀吃。小十斤说:好,哪天晚上我去问问小保生,如果封山,你和我一起去嘛。其实小十斤希望兄弟阿小五能和自己分享鸡肉。
 
小十斤、小保生、阿小五他们去大箐田封山的那天正是六月十五,十五是神在之日,也就是神巡视人间的日子。小保生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就吩咐,出了小十斤的家门他们一句话也不能说,直到回到家里。而且,到田边,阿小五和小十斤斤就只能等在那棵大栎树下。所以三人一路上,只是笑笑,一个给一个发发些旱烟,在半路上蹲起来各自把旱烟裹好装进烟锅里。小十斤斤拿出火镰包,拆出火石、火草、火镰,把火草按在火石山,用火镰打了一下就火星四溅了,两三下火草就冒出了袅袅丝烟。他用火草引了火,一个分了一些,递给小保生和阿小五。各自把它按在烟锅里的草烟上吧哒吧哒的抽起来。南山今年的玉米很好,小十斤用手指了南山坳子的那片,大家相互笑起来。玉米青如玉,看得见穗子在风中轻舞。而且他们也没有带鸡,因为小保生说需要,他们只带了一把草纸、十六柱香、一把大刀。小保生拿着大刀,小十斤拿着香纸,阿小五空手走着。阿小五本来想唱句山歌,可惜连话都不能讲,他也不想无事生非。
 
到了大箐田,阿小五、小十斤等在栎树下,他们不敢违反小保生的吩咐,也只能默默在那儿抽烟,看看大箐的盛夏风情。小保生在小十斤斤的田边找了五个方位并找了一个位置,每个方位都请了山神。外人传说他有什祖师,其实他没有什么祖师。每个方位分别烧香纸,香三柱,纸九份,每三张纸为一份。其咒词云:人有诚心神有感灵,今日六月十五神在黄道吉日,凡人不得已惊动东方青帝山神,小十斤斤大箐之田雀鼠为患,请您保护保佑,后得粮食丰收,确请本山之雀鼠之食另觅他方。烧好香纸,小保生磕拜山神即过往之有感之神。其他另一位置,小保山又请南方赤帝山神,名之为五方山神。最后烧了一柱香回家。因为小保生也是用火镰打火再烧火,所以很费了一些时间。小保生点着香回到栎树下的时候,阿小五和小十斤等得昏昏欲睡。他用香指了指前面的路,三个人又回家了,本来阿小五和小十斤想了解一些封山的事,却被隔离了,在平时小保生对封山也是讳莫如深。只是说,要学这个德行要高,没有德行教你也学不会。
 
回到家,小保生把香插在灶君之位上才开始讲话。他说:三天之内你们不要再去大箐田。
 
虽然封山不用鸡,小十斤还是在昨晚黑暗中逮了一只大公鸡,用一个箩关在客堂上,箩上还压了两块柴,以免它跳脱。他要用这只鸡款代阿小五和小保生。
 
小十斤问他老婆小珊:水开了没有,水开了调一锅白酒给我弟和我舅小保生吃。小珊说:那你不吃吗?水是早开了,只是你们不回来,快杀鸡了。小珊往锅里倒了半锅水,又去坛里舀了一大碗白酒,倒到锅里用筷子搅拌好,给小保生和阿小五一个舀了一大碗。一边说:小保生舅舅、兄弟,你们自个儿舀吃啊!又说:阿斤,你也先别光是吃酒了,先杀鸡。
 
小十斤一边在盆里整理着鸡,一边说话。小保生说:看你们兄弟两亲如一家,这日子也到好过,有什么事都可以相帮,平时一起玩了满开心。不像我是独子,什么都要自己扛,而今亲人们也不太相认似的,真个是人穷莫认亲啊。阿小五说:是阿,人穷也好富也好,总要有亲戚朋友相帮,遇到困难才容易渡过。可是我没有儿子,如今接到小琪来抚养,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想招个适合的姑爷恐怕不是容易的。小十斤说:你看这久小琪和阿三是不是走得很走啊,每晚我起来都看经常看到他们两跳山歌一起回来。小保生说:我侄小十斤有三个男孩子,你们何不来过亲上加亲呢。阿小五脸微泛红或是激动,说到:我当然巴之不得,正如山歌所唱:亲上加亲好叫人,桥上搭桥好走路。小十斤说:我这到好说,只不过要在私下再探探他们的心思才好。虽然阿三是我最小的儿子,我最爱他,但你带过去或者我们不分一家两家的在都没什么,都是打伙的孩子,几步路之间而已。小保生知道小琪只是和阿小五的老婆大黑带亲,他才这么说。而当时他有是社长,大家都很敬重他。
小十斤料理好了鸡,也和小保生、阿小五一起喝了一碗酒。小琪和阿三去割牛草和猪草都已经回来了。于是小十斤斤又去请大黑、小琪和小保生的妻子小四一起吃饭。饭间,小十斤笑着说:阿三,你叔叔想领你去他家一起过日子,你怎么想。早上小保生社长也在,你可以说。小十斤是很直爽的人。阿三假装在吃饭过了好一会才说:我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说就怎么是了。而小琪低下了头,脸色泛红。小保生笑着说:孩子们都还很害羞啊,以前我们像你们大小也像你们一样害羞。这个事你们慢慢考虑吧不必急于一时。饭毕各自回家干活。
 
阿三确实喜欢小琪,上个月赶集的时候,小琪也去了。他偷偷(父母不知道)买了一顶流浪帽给小琪,小琪也没有拒绝。所以他认为小琪也是心仪他的。如果南山有人跳山歌,阿三都会去,他的主要目的要看看小琪在不在,如果不去山歌场就找一个借口去小琪家。看看她在不在家。有时说借把锄头、有时说借把大刀,有时又去还所借的东西。他希望能在山歌场上看到小琪,也希望不要跳山歌了,那样至少是安全的,关于小琪再节外生枝。所以他往往矛盾,当他看到小琪时才会忘我的开心。
 
阿三不知道的是小琪已经收到了一封萧南的情书。过年后的第二个星期,萧南、白风、扎摩三人在白风家喝酒,白风提出了一个赌局:如果萧南写信给小琪和阿成会不会回?如果小琪回了而阿成没有回萧南请客去县城玩耍三天,如果两个都回信那么就白风请客,如果两者都不回当然是扎摩请客。信是用铅笔写的,字迹如萧南般的儒雅,语言似春风般的温情。事实上小琪和阿成都回了信。只不过这件事只有萧南和白风知道。白风说扎摩回来就一起去玩三天。扎摩在外地求学还知道这件事。而后,萧南和小琪时有联系,小琪也知道这些事情并不能让阿三知道。小琪收到有生以来第一封情说,心里莫名的激动。当她在山歌场被白风用电筒照射的时候,她还有点生气。白风悄悄把信递给她说:有人喜欢你,你好好看看。小琪不知道是谁?她没有拒绝,把没有信封而又被折成心形的信,揣到怀里,早早的回去了,一路上还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信,还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阿三说在陟坡竹林等她,但他不知道信的事。白风在电筒光下也看到了她羞涩的欢笑。她用电筒光在床上读信,不会读的还找出当年哥哥读书时的字典来查。第二天晚上她回了一封信,信是用圆珠笔写的。有很多错别字,但萧南都能猜出来。
 
大黑告诉小琪:阿三人也不错,勤奋努力。特别是良心很好。我养你十年,我不希望你出嫁,希望你和阿三一起好好过日子。我就把你们两都当作亲生的儿女,只要你们团结。以现在的家底好日子很快就会到了。小琪没有反对,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对大黑和阿小五一直都是喊爸爸妈妈,对他们感恩倍铭。虽然她知道她不是亲生的,她一直在心中有一份酸楚:为何当年亲生父母不要她,越来越觉得因为阿小五没有孩子只不过是亲生父母的借口。

标签: 心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Google提供的广告